区块链的核心动力:激励机制

货币狗  2019-10-08  新手入门/区块链知识栏目  

  

  《纽约时报》说,全球所有人每周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已经超过32亿小时。科学杂志《心理学、行为和社会网络》发起的一次在线调查结果是,在各大公司的CEO、CFO和其他高层管理人员中,有61%的人每天会特意在工作期间挤出时间玩游戏。

  根据Questmobile 春节娱乐洞察报道,在2018年春节期间,《王者荣耀》以1亿的日活碾压其他一切手机娱乐方式,也就说在春节这几天时间里,每天竟然有超过1亿的网民同时在玩这个游戏。世界上最大的PC游戏之一:《魔兽世界》,它在全球拥有接近2000万游戏玩家,他们每人平均每周花16—24小时来玩它,这意味着,人们一个星期内会把2.1亿个小时耗在总共游戏上面。世界所有玩家花在《魔兽世界》上的总时间超过593万年,相当于从人类祖先第一次直立行走至今的时间。另一方面,《魔兽世界》的词条一度成为维基百科上的第二大词条,但从来没有人号召玩家们去完善这些词条,数以千万的玩家为了完善这个知识项目而上下求索,而且都是自愿的行为。

  这些现象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如果你是一名学生,那么你一定看到过宿舍里一群人通宵玩游戏的样子,甚至不去上课,成群结队的去网吧,就为了玩游戏。如果你是上班族,那么你也一定会发现在公交和地铁上,有人从上车到下车就一直拿着手机在玩游戏,连坐过站了都不知道。就连笔者自己,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玩三国杀这种轻量级的纸牌游戏都会上瘾呢?帝国时代、文明、欧陆风云这种游戏就更不用说了。

  游戏确实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他的神奇之处在于,无论我们在小时候或是长大成人了,玩游戏的时候是注意力最最高度集中的时候,关键是这种精神高度集中的时间能持续很久,小时候可能是通宵玩游戏,玩一天一夜都算少的,长大了如果通宵玩不了,持续十多个小时还是可以的,下班回到家就打开电脑,过一会儿就天亮了,随便吃些东西稍微休息下,又开始玩游戏,过一会儿天又亮了,中间发生的任何事情,如果能拖,那就一定会拖,如果可以不做,那就一定不会做。

  这个时候你父母一定会说,如果你学习也这么用功,一定能上清华北大,而你伴侣则是看着你摇摇头毫无办法。这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毕竟一万个小时的定律摆在那边,可我们就是没有办法,玩游戏确实可以长时间的高度集中注意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可以不管不顾,但要是放在学习和工作上,别说是几天几夜废寝忘食了,就连持续高度集中注意力几个小时都很难办到。特别是已经在上班的读者,你们扪心自问一下,自从你们毕业参加工作之后,有多少空余时间是高度集中注意力在学习的呢?

  我们可以花一万个小时高度集中注意力在玩游戏,但我们就是做不到花一万个小时高度集中注意力去学习或培养一项讨生活的技能。这是一个事实,一个想不通也很难打破的事实。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那些说孩子为什么不废寝忘食的学习而是玩游戏的父母,他们在上瘾这件事上的本质是跟孩子们一样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在他们小时候也常常跟他们说同样的话。只不过现在的孩子上瘾的是电子游戏,而父母们上瘾的则是赌博,如果说我们可以玩几天几夜的游戏,那么他们就可以打几天几夜的麻将或者纸牌,实际上并无二致。

  赌博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游戏,包括但不限于麻将、桥牌、骰子等等这些棋牌类游戏,无论算不算钱,同样让人着迷。赌博的机理更加简单,规则也更容易学,关键是,赌博游戏对环境的要求更低。只要有两个及以上的人,以及一副扑克牌,甚至几颗骰子,那么,游戏就开始了,如果他们身上恰好有些零钱,那么这个游戏可以持续更久。

  当你路过建筑工地的时候,如果是在午休时间,你经常会看到一群民工聚在一起打牌,或者是在村口,一群老大爷老大们扎堆的地方,那一定是有个赌局,有人上桌打牌,有人在旁围观别人打牌,或者是长途绿皮火车上,或者亲戚饭局后,当然,也有在专门为这些游戏而生的棋牌室,或是酒吧昏暗的卡座上,或是赌城金碧辉煌的包厢里,又或是让你晕头转向,连出口都不容易找到的专业赌厅。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赌博由于对环境要求更低,规则更加简单明了,也因为涉及到钱,结果也更激动人心,其“用户”自然是更加广泛,“用户”生命周期也更长。赌博上瘾的威力跟网络游戏相比实际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结果对“用户”而言更加有害,网络游戏充其量就是买买游戏装备或者充充点卡,有钱买好的游戏装备,没钱就买一般的,实在没钱就换个游戏玩,而赌博,我们经常会听说一个人因为赌博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也许你亲戚里就有这样的赌博游戏用户,也经常听说有大佬在赌场一夜豪掷几千万甚至上亿直接导致破产的。这个时候,你爷爷奶奶就会开始教育你爸妈,为什么不把时间和钱花在生活上呢,否则你都能考上清华买好几套房了。这时候你爸可能会顶嘴:“当年爷爷也是这么说你的呀。”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电子游戏和赌博游戏如此让人着迷呢甚至让人上瘾呢?从人类生存进化的角度来看,人类大脑经过几百万年进化之后,留到现代的,自然是一个构造精巧、思维缜密,能够抵抗系统性风险的行为决策中心,但是电子游戏和赌博游戏的出现则说明人脑存在巨大的bug,轻则不事生产,重则家破人亡。

  所以,游戏和赌博成瘾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如果我们了解了成瘾的根本原理,再把这个原理应用到现实生活的某个项目中,那么这个项目会不会成为一个划时代的奇迹,给社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这还得从上世纪初开始说起。1910年,英国惠康实验室的两位化学家合成出了一种神奇的物质,1957年,阿维德·卡尔森确定这种物质是一种神经递质,可以帮助脑细胞传送脉冲信号。直到2000年10月9日,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宣布,2000年诺贝尔生理学颁发给瑞典人阿尔维德·卡尔森、美国人保罗·格林加德和埃里克·坎德尔,以表彰他们三人在人类“神经系统信号传送”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他们获奖的原因正是发现了这种物质:多巴胺,一种可以作为人脑中的信号传送器的神经递质,负责传递人类的兴奋、上瘾、情感、欲望等强烈的体验。当然,这些强烈的体验其形成过程非常复杂,但多巴胺在这里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游戏让人上瘾的主要物质,就是以多巴胺为主的一些神经递质,这就是游戏真正的魔力所在。比如吃鸡游戏,每局有100名玩家参与,而获胜条件则是把最后一个对手干掉。当你找准时机,准备开枪打死你的对手的时候,这个时候你的心是怦怦直跳的,这时候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很有可能你会被对手发现而被反杀,或者别人在你之前把那个人干掉,或者你被你没有发现的对手干掉,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而当你成功的干掉那个人之后,你会欣喜若狂。但又需要立刻回过神来提升警戒心注意自己是否安全,以免被别的对手干掉,保证安全之后又要马不停蹄地寻找下一个目标。这种强烈的不间断的情绪和感受,实际上就是多巴胺不断在你大脑里分泌,激活了内侧前脑束愉悦回路的结果。这是和人们成瘾关系最密切的脑区,只要激活它,人类就会体验到无与伦比的愉悦感。人在游戏中的感受越强烈,大脑分泌的多巴胺的量就会越大,这种体验频率越高,多巴胺分泌的次数就越多。

  因此游戏对人的体验而言就相当于一个极高效的激励系统,这个系统里面,玩家输入的是动动手指就可以有的低成本的操作,而输出的却是几秒钟一次,由多巴胺带给人的强烈的愉悦感。实际上,当人类吃饱喝足之后,人类行为最根本的动机,就是愉悦感导向的。换句话说,人们觉得做什么事情比较开心,人们就会去做什么事。

  那么,按照以上的逻辑,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存在这样的一个激励系统,能够满足以下三点,那么,这个激励系统,一定是可以稳定的运行下去的,也许他中间会有磕磕绊绊的过程,但这个系统总以极强的自我迭代能力跨越这些障碍,继续发展。

  一、这个系统每一次反馈结果的时间很短。就是说任何人参与这个系统,那么他很快就可以获得自己该获得的东西,就相当于人们玩游戏的时候脑袋里会迅速分泌多巴胺从而产生愉悦感。

  二、这个系统每一次反馈结果的频率是稳定的。就是说这个激励反馈是不会停下来的,只要你继续参与这个系统,那么你就会一直获得你该获得的东西,你参与几次,你就获得几次,就相当于人们玩这个游戏时脑袋里不仅会分泌多巴胺,而且还是一波接着一波持续分泌,带来持续愉悦的感受。

  三、这个系统每一次反馈的结果是正向的。就是说这个每一轮激励反馈的获得的总体的感受是愉悦的,虽然局部有几次或多次可能是悲伤的情绪,但是每一轮反馈下来,总体仍然是愉悦压倒悲伤的感受。

  一直以来,除了赌博、游戏、毒品药物等,这种梦幻般的激励系统只停留在神经科学家们的脑袋里,几乎是他们内心一种类似乌托邦的存在,但直到2008年,这一切都变了。那一年,中本聪发布了一篇论文《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一年后,第一枚比特币诞生了。这个神奇的系统,除了用pow共识机制解决了众多科学家长期没有解决的拜占庭将军问题之外,他还发明了一个绝妙的激励机制,日后十年间的种种发展迹象表明,这种激励机制几乎同样是一种让人上瘾的存在。

  在中本聪论文(吴忌寒翻译版本)里,对激励这块描述如下:

  “我们约定如此:每个区块的第一笔交易进行特殊化处理,该交易产生一枚由该区块创造者拥有的新的电子货币。这样就增加了节点支持该网络的激励,并在没有中央集权机构发行货币的情况下,提供了一种将电子货币分配到流通领域的一种方法。这种将一定数量新货币持续增添到货币系统中的方法,非常类似于耗费资源去挖掘金矿并将黄金注入到流通领域。此时,CPU的时间和电力消耗就是消耗的资源。

  另外一个激励的来源则是交易费(transaction fees)。如果某笔交易的输出值小于输入值,那么差额就是交易费,该交易费将被增加到该区块的激励中。只要既定数量的电子货币已经进入流通,那么激励机制就可以逐渐转换为完全依靠交易费,那么本货币系统就能够免于通货膨胀。激励系统也有助于鼓励节点保持诚实。

  如果有一个贪婪的攻击者能够调集比所有诚实节点加起来还要多的CPU计算力,那么他就面临一个选择:要么将其用于诚实工作产生新的电子货币,或者将其用于进行二次支付攻击。那么他就会发现,按照规则行事、诚实工作是更有利可图的。因为该等规则使得他能够拥有更多的电子货币,而不是破坏这个系统使得其自身财富的有效性受损。“

  上只是白皮书里对激励的描述,而激励这块更详细、精妙的内容则在代码上面。从总体看来,是非常符合上文提到的激励系统的三大要点的。

  比特币的激励机制是这样的:

  比特币系统可以通过自身的算法来动态调整全网节点的挖矿难度,保证每过大约10分钟,比特币网络中,就会有一个节点挖矿成功,一旦有人挖矿成功,比特币系统就会奖励此人一定数量的比特币。这就意味着,只要有人参与挖矿,那么每过十分钟,系统就会把一定数量的比特币打给这些参与挖矿的人当中的某一个人。无论是有很多人参与,还是只有一个人参与,系统都会雷打不动的把若干比特币打给某一个人。这其实跟游戏很像,只不过这个游戏对玩家的数量是不限定的,只要有人过来游戏即可开始,而且每十分钟一局,奖品是若干比特币,获奖者一定是参与游戏的这些人之一。另外只要比特币系统继续运行着,那么这个奖励一定是每过十分钟左右就会发放一次的,他不会因为发放奖品的人今天不舒服或今天没上班,或发奖品的公司倒闭了就不发放了,因为发放比特币这个过程并不是有人控制而是由机器来控制的,而且也不用担心这个系统会不会有作弊,导致该发放的奖品没有发放出去,因为这个系统的代码都是开源的,明明白白地存在网络上,大家都可以看到。其中最重要的是由于比特币本身是有价值的,因此矿工们只要计算好投入产出比,那么就可以做到每10分钟一次的打币对矿工来讲最后是可以赚钱的,那么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矿工和矿机加入到比特币这个令人上瘾的系统里面去,甚至还有很多人会带着一大批矿机去遥远的边陲山区或者加拿大里士满、北欧冰岛这样寒冷的地方去挖矿,那里不仅电费本身便宜,而且也不用因为矿机散热问题而额外支出空调的费用,这个现象可以说是媲美19世纪加州的淘金热。

  简单的说,比特币的激励机制其实就是这三点,一是激励反馈很快速,每十分钟一次,二个是激励反馈很硬,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就停止,三是每一次的激励结果是正向的,就是说矿工只要不是太没水准,而且比特币价格持续攀升,那么挖矿都可以赚钱。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不就是这三点吗?为什么会源源不断地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过来参与比特币挖矿的过程中来呢?

  因为,这是现实世界的一个激励系统。在比特币被发明之前,这样的激励系统只存在游戏和毒品带来的幻觉里,而现在,现实生活中竟然也出现了这种激励系统。比特币激励系统的吸引力是跟现实世界的激励系统相比的,由于现实世界是一个中心化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所有激励反馈都是被许许多多的“中心”控制着。比如白领,对他来讲最大的激励系统无非就是在公司上班,他给公司这个系统付出智慧和努力,公司给他的激励反馈则是工资和奖金。但是,他最终到底能获得多少工资和奖金,是不确定的,并不是说他付出的越多就能获得的越多,假如他能力确实很强,但是他情商不高,不会来事,导致年末发奖金的时候少了他本该获得的那部分,他也没有办法,这种类似于企业激励效率的问题,任何一个中心化的机构都存在,而且是不以人为意志而变化的,他觉得这家公司对他不公平,但他跳到另外一家公司也可能会出现同样的问题。虽然管理学界一直在研究针对中心化机构激励不到位、激励效率过低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一直都存在。而在比特币系统里,你的能力就是你的算力,如果你某段时间的算力确确实实是某个区块中的第一名,那么这段时间的奖励就一定是你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拿走你该获得的那部分。另外,白领获得工资或者奖金都是月度、季度或年度为单位的,这个时间实际上是非常漫长的,而我们都知道,时间一长不仅公司会出问题,员工自身可能也会出问题,那么最后肯定会有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但比特币系统上的激励却是每十分钟发放一次,这就意味着参与这个系统的人可以每十分钟就获得一次工资,你想想,本来你的工资是每个月发一次,而现在通过某个算法,变成每十分钟发一次,你看着你的钱包里的钱每十分钟增加一次,会不会觉得动力满满,而且是你越努力,每十分钟增加的钱就越多。

  激励,从规则上来看,实际上并不难,也很容易理解:一、短时间内反馈一次结果,二、可以稳定的反馈,三、每一次反馈结果是正向的。但现实生活中的中心化机构,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要么就是只满足其中一点或两点,要么就都满足不了。按照目前全球企业的员工激励情况来看,如果反馈时间短,比如工资是按日结的,那么这种工作大部分只是临时工,可能连个合同都没有,这是非常不稳定的,就满足不了第二条,如果是稳定给工资的,一般都是一个月给一次。目前由人类控制的中心化机构,做得再好,比如那些顶尖公司,他们可能会给员工季度奖和各种各样平时的小奖励,这已经是人类在激励这一块上的最高水平了,但也不过如此,而且不具有复制性,完全无法跟去中心化的系统相比,而人类的惰性却在与日俱增。

  或许,人类似乎已经到达了传统中心化组织的边界了,如果想从这个边界里突围出去,那么中心化组织的架构必然是支持不了了,必须要用一种全新的组织范式才可以,那么这个全新的范式又会是啥呢?

版权信息
作者:DON
来源:货币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公众号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只为您提供客观公正有用的比特币 区块链 加密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行情分析、行业人物资讯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