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4.0(合集)

擎励  2019-04-14  新手入门/区块链知识栏目  
摘  要

  区块链是当今炙手可热的技术前沿。本文从尚未成型的“通证经济学”入手,梳理关于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争。区块链将推进良币驱逐劣币。区块链4.0可能是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的结合。现实世界中的国家之争,现实世界中的权力与未来世界之争,可能会影响人类社会走向未来的途径和未来世界的建构。

全文原载于

《系统科学学报》

2019,1

此处有修改

  笔者曾发过《虚实之间的“区块链”》[1],核心观点是:由实到虚,以虚驭实,“我管人人,人人管我”,以及“良币驱逐劣币”。本文是对区块链4.0的理解,包括“通证经济学”、中心化与去中心化,良币驱逐劣币,以及区块链 人工智能。

1通证经济学三要素:代币、社群和共识

  任何个人、群体、组织,任何设备的特殊能力、资源,都可以以通证确权,获得特定社群的认可,也就是形成共识,以及在社群中发行定向的代币。

  代币是该区块链运行的动力,以激励社群,维系、扩大和推动社群的运行。不发行代币的区块链,只是承担记录功能的分布式账本。作为实体的纸币的流通是看不见的,没有人知道一张纸币何来何往;区块链可以让数字货币的每一笔动向都有“链”可查,同时还保护参与者的隐私[2]。

  共识之一是,社群对发行代币者所拥有资源和能力的认可,之二是对未来发展的期许。

  每一个社群都有属于自己的区块链。每一个个人和设施都可以加入不同的社群,充分展示个人多方面的才学,发挥设施的多种功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无需任何中心授权和中介介入。

  代币、社群和共识,代币相应于迄今人类社会中的经济,社群相应于政治,共识则相应于文化。围绕“通证”,一种新的经济学、社会学和文化学正在形成之中。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有可能在“通证经济学”得以实现。

2去中心化

  关于区块链的一大争议点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必然受到现有中心的抵制。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争涉及两个方面,与现有互联网之争,以及与现实世界中的权力之争。前者主要在技术和经济层面,后者主要在政治层面。

  Barlow于1996年2月8日发表《赛博空间独立宣言》。《宣言》声称:传统的政府,再也无法统治互联网。然而事与愿违,虽然Barlow本人仍然对20年前的独立宣言深信不疑;著名的《连线》发现,在20年后的今天,我们却生活在一个日益“局域化”的互联网中,包括美国国家安全局对美国本土,以及全球范围内进行的大规模监视、美国FBI去“暗网”执法的时代。互联网入口成为控制力更强的渠道;电商、游戏的开发商和玩家则把利润交给电商平台。

  区块链的发展摆脱20年来互联网形成的中心,在经济上,生产者可以把产品和内容直接推广出去,不需要经过平台,被互联网渠道和流量入口盘剥[3]。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觉察到,区块链撕裂了中国互联网,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从巨头与创业公司的矛盾,转变成古典互联网与区块链之间的矛盾。

  虽然如此,互联网和被称为互联网“下半场”的区块链,实际上在技术层面难以分割“上下场”。马化腾强调,作为中心的云计算对于产业升级和公司管理的极端重要性。服务器的私有属性决定了数据的最终控制权属于服务器的控制者,数据很难自由流动和迁移。互联网已经形成巨头垄断,以至无法重建一个Facebook去打败Facebook。

  “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系统,最终承载于中心化的互联网服务之上,中心化的底层传输网络,可以轻易打击和控制“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产品[4]。

  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强调所有的节点都保留完整的数据,每发生一笔交易,就同步给其他用户,在现实中无法实现,必须有部分中心化的信息节点(刘锋)

  中心化的互联网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在技术层面还有合作的空间。

  通证经济学所涉及的就是在公链基础上的私链及若干私链链接起来的联盟链。

  云计算可以加速区块链技术成熟,推动区块链从金融业向更多领域拓展。反过来,物联网以传统的中心化网络模式进行管理,需要巨大的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建设及维护投入,基于中心化的网络模式也存在安全隐患;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为物联网的自我治理提供方法,帮助物联网中的设备理解彼此,进而知道不同设备之间的关系,实现对分布式物联网的去中心化控制。

  为了提升整体效率和体验,同时避免区块链牺牲效率的弊端,借贷宝在借贷供应、决策、风险控制等方面充分引入了区块链去中心化概念,但在身份鉴权、支付、贷后管理等一系列辅助环节仍然保持中心化状态[5]。

  总体而言,技术层面的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争,涉及新老技术背后利益的重新分配,新技术动了老技术背后的奶酪,这是“争”的缘由;但由互联网到区块链在技术上具有继承的一面,这是争论双方不可能一拍两散,进而开展某种合作的依据。

  至于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的权力之争,各国央行对比特币的举措就是明证。有一篇文章的标题是,“央行与区块链的爱恨情仇”(http://www.wabi.com/news/17703.html)。在中国大数据领域应用典型的贵州省,贵阳市常务副市长徐昊的观点是:区块链本质是去中介化,中心不可能去掉。

  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的权力之争,核心是监管。

  一种观点认为,区块链想要在金融领域实现颠覆极其困难,提倡去中心化几乎不可能。短期,可能是三到五年,也可能是十到二十年,但一定不是永远。

  倾向于维持现实世界权力的设想是,“秩序互联网”和“主权区块链”,前者创新社会组织方式、治理体系、运行规则等。后者意味着,区块链技术发展必须在国家主权范畴下,在法律与监管下。要求设“超级后门”,以便对区块链进行上帝般的监管。

  网络中有一些特殊的节点拥有“穿透”和“干涉”整个网的能力。一旦发现节点出现问题,司法部门可以对账户和节点上的资产进行冻结。监管机构有予以撤销或强制停止的权力。“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加上主权区块链,塑造一个透明的世界,资产的流转、数据的流动,都将难逃法眼。”“很多巨头的项目,都(主动)给监管留好了后门,可以随时监控。”[6]

  想起若干年前联想引入ERP之后,杨元庆的一番感言。联想的运行,部门、员工、设备、产品,如同透明的金鱼缸里游动的金鱼,一目了然。关键是,杨元庆本人在金鱼缸外,对联想进行“上帝般的监管”。

  在技术相对稳定和常规发展时期,监管与技术的关系相对均衡;新技术问世打破均衡,监管出现某种程度的空白。新技术在社会化过程中引发一些因素的野蛮生长,例如炒比特币,发空气币等等,对“去中心化”的刻意强调也引起监管部门的警觉。作为对无序现象和过度渲染的反拨,有可能走向监管过度,由此也引发业界的担忧。搜狗CEO王小川的理解是,区块链的生存空间在“公司信用之上,国家信用之下”。在央视财经的节目中,Don Tapscott希望政府要保护消费者,民众,同时让好的技术繁荣发展,以及创造创新型的经济。   

  一位区块链专家这样预测区块链的命运:“要么就是绝对的自由,要么就是绝对的集中。”这么说,看来绝对化了。

  有人认为,区块链技术不应该贴上“去中心化”的标签。开放是必要的,但全面、无限制开放不合理。去中心化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去中心化和中心化,阴阳相互依存,符合相互演化的道家辩证哲理。这一说辞貌似辩证,失之空泛。

  可以确定的是,技术的发展必然不断消解现实世界的权力结构。或许张首晟的理解是区块链所引发的监管之争的解决之途,那就是把政府对区块链的监管本身做成智能合约。

3由“劣币驱逐良币”到“良币驱逐劣币”

  “劣币驱逐良币”为人所熟知。在一个没有道德追求与法律底线的世界,在“最小作用量原理”和“经济人假设”的驱使下,劣币(个人、公司、机构,乃至国家)倾向于以更小的投入、代价和风险获得更大收益。久而久之,坚守底线者在投入产出比的竞争中失利而被淘汰出局。

  人人皆知,社会须有道德追求与法律底线,然而为何难以在现实中奏效?

  其一,权大于法。这一点已是路人皆知,此处不再重复。与此相关的是,对违法违规者惩治不力,以至虽受到惩治,整体上说,违反者依然胜出。对遵纪守法者的激励往往会扭曲守法者守法的初衷。

  其二,道德与情感模糊、贬低法。高尚的道德要求实际上高不可攀,一旦从虚无缥缈的云端跌落,其结果可想而知。中国传统文化崇尚伦理道德,有趣的是,同时也意识到“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伦理道德领域难辨高下,往往争论不休,譬如“家国”孰先孰后。“合情”先于、优于“合理”,而“合情”,则嵌入于特定的语境,以及按远近亲疏,各色人等。

  形成对比的是,前不久发生在美国的哈德逊河迫降。在中国传统文化看来,机长无疑是英雄,然而在美国社会中,却是举行听证会,会上对机长的行为提出一连串质疑(详见《萨利机长》),最终将看似毋庸置疑高尚的道德落实到事实与逻辑的基础上。

  其三,漠视规则,缺乏契约精神。这一点在这次中美贸易战和中兴事件中暴露无遗。

  材料、能量、信息,被称作人类社会的三大支柱。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信用,较之这三大支柱更为重要。

  TPP及TIPP等国际的条约在现实世界争议不断,在执行中充满欺诈、违规。在相当程度上,WTO就是在有些国家这样的违规中走向名存实亡。如果把相应的规则经由现实世界经由区块链移到虚拟世界,这些条文就能真正发挥作用,而违规者清除出局。

  区块链在共识基础上形成的智能合约,不可篡改。现实世界经济和社会运行的种种关系和过程正在以及越来越广泛深入地转移到区块链上,因各种原因而不能转移者,将被虚拟世界遗弃。

  区块链的最大价值就是信用。在此意义上,由现实世界进阶到由区块链建构的虚拟社会,就是由无信用或弱信用社会进入信用社会。我管人人,人人管我;这是信用的源泉。

  这一“进入”的过程,就是良币驱逐劣币。在通证经济学中,数字货币的每一笔动向都有“链”可查,无需经由中心或中介,进一步推进良币驱逐劣币的进程。

  “球籍”,不仅在现实世界,而且在虚拟世界。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包括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后者的权重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劣币被驱逐,就是在虚拟世界被开除球籍。

4区块链 人工智能

  溯源链创始人王鹏飞在18年初提出,人工智能代表先进生产力,区块链代表新的生产关系[7]。这一说辞将现实世界的两个核心的概念范畴移植到虚拟世界和未来世界,有助于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人类,理解人工智能与区块链在虚拟世界和未来世界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然而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会限制相应的想象力。类似的说法是[8],人工智能是自学习,区块链是自组织。

1

  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相互赋能

  用人工智能优化区块链的各个层面及其基础设施。

  每个智慧合约都会生成关于交易的人工智能模型,按照输入条件设定执行出来的结果应有一个合理区间,高于上限或低于下限肯定不对。用户可通过申诉委员会申诉,人工智能模型容易对此进行分析判断。

  基于人工智能的形式验证技术,可以理解为区块链的杀毒软件。在形成智能合约的过程中主动发现代码与合约的漏洞。

  生成对抗网络,通过不断自我攻击,发现漏洞。合约生效前,人工智能一直在进行自我攻防测试。

  吃一堑长一智。虚拟现实技术的价值之一是,虚拟吃一堑,现实长一智。虚拟现实技术的这一优势可以应用到区块链[9]。

  其一,可以作为学习机。新手做区块链,会碰到一些不能在链上的操作,可以先在虚拟区块链上做场景化、有序化的案例。

  其二,可以作为实验室。很多攻击实验、安全实验需要在虚拟区块链上测试。

  其三,也可以作为孵化器,。新的想法、算法、难度调整的机制,先在虚拟区块链上做,如果表现良好,再拿到真实链上去,保证区块链的项目从法律上、政策上合法合规。 

  反过来,区块链技术也可以推进人工智能[10]。

  各种人工智能设备通过区块链实现互联、互通。统一的区块链基础协议让不同的人工智能设备在互动过程中积累学习经验,提升人工智能的智能。

  开源的公链用于管理人工智能,对外输出人工智能服务。

  算力通过区块链离散地组合起来,更多公司参与大规模计算,厘清分配奖励,成本端会发生大的变化,对中心化的算力机构依赖性变弱,甚至会出现新的组织形态,从而改变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布局。

  人工智能所需的资源是数据。区块链打破信息孤岛,去中心化鼓励数据共享。获得数据溯源,保障数据的可靠性,保护隐私。

2

  超能硅基生命的存在是一个系统

  有人曾以一个活生生的小镇与之在湖面上平静的倒影,比喻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关系。现实社会中的个人有感性、理性与悟性,类似量子叠加。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际有契约关系,更多是无需契约的彼此间的默契和情感关系,类似量子纠缠。移到虚拟世界的只是理性与契约(智能合约),排除“不确定”;如同量子态的坍缩。

  区块链的作用不只是“信任”,而且是“确定性”。“确定性”是结果,“信任”是建立“确定性”的过程[11]。

  正是在这一过程中,一方面,互联网的自我意识觉醒[12],有区块链生态网络大数据基础,基于人工智能的智能合约将成为互联网“灵魂”的载体。另一方面是人的数字化,人因区块链而获得永生。

  众多业内人士预言人工智能的未来形态,作为哲学家的赵汀阳的观点颇有价值:超能硅基生命的存在是一个系统[13]。

  人工智能的未来形态不是孤立的拟人个体。一些个体形态的机器人,只是属于超能系统的各种专用“零件”,可以在各个相对独立有限的领域,例如围棋、记忆和计算等单项超过人类,但不是全能冠军,更不可能是独立思想者。

  超级人工智能的最优存在形态不是与人形相似的个体,而是与网络相似的系统。以网络形式无处不在的系统化存在,其优势是使任何个人的反抗都不再可能,因为人类的生活将全面依赖智能网络,而且网络化存在具有极强的修复能力,很难被彻底破坏。

  只有一个“灵魂”或主体性的系统化存在才是超级人工智能的最终形式,有业内人士称之为“互联网大脑”(刘锋)。如果说,超级人工智能的最终形式,其灵魂(生产力)是人工智能,那么这种“系统化的存在”(生产关系),或许就是正在不断扩展和完善的区块链。

  硅基生命的人工智能最终将超越拟人模式进入上帝模式,成为像上帝那样无处不在的系统化存在。人类只有像思考上帝的概念那样去思考超级人工智能,才能理解超级人工智能的本质。

3

  如果出现两种以上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

  赵汀阳进一步设想,假如将来出现两种以上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相当于存在两个上帝,其结果可能非常惨烈,战争的可能性将远大于联合的可能性,类似于两种一神教难以相容。这一设想有石破天惊之感。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赵汀阳提出这一设想的缘由,较之设想本身更值得玩味。

  一句常听说的话是,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籍。库兹韦尔曾提出未来人工智能的“奇点人”。类似地是否也可以说,奇点人无国界,但是先成为奇点人的人有国籍。特朗普在2017年底放弃“网络中立”,俄罗斯正在打造“第二互联网”[14]。为此,已经有人提出“互联网宪章”。

  顺理成章的推论就是,区块链有没有国籍?

  近日发生的中美贸易战震惊了世界,围绕芯片的中兴事件更是震惊了中国。由芯片而操作系统而根服务器在美国的互联网,每一个层次的背后都有美国的身影。

  改革开放,中国由与国际接轨一路走来,而今,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濡以沫,还是各奔前程?未来中国有可能面临中美纽带从经济到科技及教育等一定程度的脱钩。中国是否下定决心自力更生,对中国乃至世界是非常重大的战略判断[15]。

  要虚拟世界的球籍,还是赋予虚拟世界以国籍?

  目前,中国和美国在同一起跑线上,或相距不远。区块链基础技术的竞争主要在主链,全球范围内大部分主链在美国诞生,运营。中兴事件,痛定思痛,“我们不能像错过芯片、操作系统一样去错过主链这样的机会。”陈磊表示,迅雷作为做区块链基础底层研究,致力于做世界上最快主链的公司,特别希望能够看到政府的支持和国家的关怀。

  金融地摊玉丰的观点(文献8)是,没有公链,中国的区块链就等于是现在的手机和电脑一样,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如果都用以太坊技术,那么基本等于中国的区块链不用搞了,又是第二个中兴。所以中国区块链的技术人员一定把中国的公链底层协议,公链标准,公链基础做出来,尤其是国家的法币。

  陈磊和玉丰的希望或许表达了部分业内利益相关者的心声,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已提及政府方面对区块链的理解。未知公链与公链之间的界面或接口,是平稳过渡,还是“非常惨烈”。面对上述观点,元道先生的观点是,不会有中国区块链和美国区块链,正如互联网一旦产生就是全球化产物。

  库兹韦尔预言,“奇点人”将于2046年降生,另有研究者认为会在数百年后,更大的可能是,由人类社会到超级人工智能时代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之间,而是一个经历几十年到数百年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两种形态的存在并存,逐步演化。

  按赵汀阳关于超级人工智能的最终形态是“系统化存在”的观点,实际上可以说,这一过程自互联网诞生之日起已经发生,被称为“价值互联网”或互联网“下半场”的区块链,将这一过程大大往前推进了一步。“以虚驭实”,意味着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人类社会与超级人工智能,这并存的两种形态至今的关系发生某种质的变化。

  上帝,是超级人工智能的系统化存在,还是在其之外的某个或某些监管者?

  一方面,以虚驭实,区块链将以理性、规则和确定性超越和改造现实社会,另一方面,现实社会也将以强大的惯性,譬如人类社会的权力,特别是大国之间的巨大争斗,抵御区块链对现实社会的改造,以及扭曲、分裂区块链;这两种力量之间的博弈,将在数十年到数百年的时间维度,以及全球或更大的空间展开。

  对超级人工智能的未来,赵汀阳多说了一点,漏说了一点。多说的是在人类社会建构所谓“天下体系”,看看现实世界,乌托邦了;而漏说的则是基因编辑。

4

  哥德尔程序炸弹与51%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原则”为人所熟知,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一再提示人类,要对人工智能“留一手”。

  赵汀阳给出的建议是:“哥德尔程序炸弹”

  如果人工智能试图主动修改或删除给定程序,就等于同时启动自毁程序;如果人工智能试图修改或删除自毁程序,也等于启动自毁程序。相当于为人工智能植入任何方式都无法拆除的自毁炸弹,即任何拆除方式都是启动自毁的指令,这是技术安全的保证。

  这种自毁炸弹具有类似于哥德尔悖论的自毁程序,即使人工智能具有哥德尔水平的反思能力,也无法解决哥德尔自毁程序

  赵汀阳承认,“哥德尔程序炸弹”只是一种哲学想象,在技术上能否实现,取决于科学家的能力。

  不过,由“哥德尔程序炸弹”可以联想起区块链的一个关键数字:51%。

  单个矿池的算力超过51%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比特币这么多年下来,为什么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事实上出现过很多次,包括BTCGuild、ghash,都曾经接近甚至超过51%的算力,然而最终没有出现51%通吃。

  这是因为,一旦矿池算力接近甚至超过51%,群众就开始担心,币价会下跌,矿工们纷纷退出这个矿池,最后矿池自己主动限制算力增长。因为比特币设计的是一种共赢机制。大家都在一条船上。

  算力如此,分布式账本的51%也是如此。

  本文第二部分提及,把政府对区块链的监管本身做成智能合约。同样,有没有可能以区块链来实现人工智能的自我监督?

  由此看来,区块链是否具有某种“反身性”?

  人工智能可以在双手互搏中进化;区块链,是否也可以在反身性中自我迭代?

代结束语

  未来已来。

  普里戈金分岔图的分岔点既偏离、突破原有的轨迹,同时又留有“记忆”或路径锁定。在“未来”中必然“选择性”地包含了当下人的一部分心理和社会意义上的基因,譬如某种自爆设置,如“哥德尔程序炸弹”,以及不舍的权力。

  选择,既是未来与现在的博弈,也在于被分裂的现在自身的博弈。

  区块链4.0:区块链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中的“人”是谁?


  [1] http://mp.weixin.qq.com/s/bM4TPTC3AVGWzl1gC1McOg

  [2] 鲍捷 http://36kr.com/p/5116582.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3] http://www.8btc.com/yuan-yu-ming-ben-zhi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4] https://view.inews.qq.com/a/20180424A1ERNR00uid=10000892564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5] https://c.m.163.com/news/a/DJ4SKD8R05129QAF.htmlspsw=1&spssid=b4bd4394666db081e8d27099ed2fde8d&spss=newsapp&from=timeline

  [6] http://mp.weixin.qq.com/s/2E7qyvcrfcgbiMDiAhFM1w

  [7]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80122/4397443.shtml

  [8] 金融地摊玉丰 https://mp.weixin.qq.com/s/dBmhia-dozzmBfz7jvC6sQ 

  [9]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2MzAxODA1Mw==&mid=2247493750&idx=1&sn=1f1defc4c997c4045d826cb8cbcd45c6&source=41#wechat_redirect

  [10] http://m.sp.uczzd.cn/webview/newsapp=hwnewty-iflow&aid=6197068064097717850&cid=100&zzd_from=hwnewty-iflow&uc_param_str=dndsfrvesvntnwpfgibicpkt&recoid=14871715679584891407&rd_type=reco&sp_gz=1&activity=1&dn=16086021892-204167e9

  [11] https://mp.weixin.qq.com/s/zksnfgA4i-tmh6-NHWdg6w

  [12] http://www.ciotimes.com/ctqy/131505.html

  [13] https://mp.weixin.qq.com/s/4nStnWwlfRpX_FsDMsSfng

  [14] http://news.sina.com.cn/o/2018-06-10/doc-ihcufqif2071768.shtml

  [15] 秦晖 https://mp.weixin.qq.com/s/wQBE3ZxhfUbewNi9k3RYJw

  QinglishLiveLecture

【擎励】

  长按扫码可关注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青稞营】澳大利亚微留学全真营

版权信息
作者:吕乃基
来源:擎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测评、项目周报、人物等资讯
本页面提供的是新手入门教程资讯,提供入门级的比特币知识、区块链知识以及各类数字货币知识,是数字货币爱好者入门、精通的好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