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瘦身” AI业务为何再受伤?

作者:币圈泡沫  时间:2020-01-15  分类:比特币矿机矿工预测  

距离比特币网络减产还剩4个月,矿机商巨头比特大陆先在内部进行了一次“减半”。1月6日,一名比特大陆被裁员工向蜂巢财经证实,该公司的大规模裁员在当天上午正式启动。

 

这是比特大陆的第二次大规模裁员。有知情人士透露,裁员原因与今年5月比特币减半在即有关,吴忌寒对减半并不乐观,公司精简“过冬”;此外,由于AI业务无法产生盈利,成了重点优化对象。

 

上一次裁员发生在2019年初,当时的裁员范围包括区块链、人工智能、芯片等多条业务线。前后两次裁员,曾由该公司原董事长詹克团主导的AI业务均成为精简的“重灾区”。

 

截至目前,比特大陆共发布了三款AI芯片,不过销量不佳。界面新闻援引一名知情人士说法称,“因为芯片稳定性不够,有些卖出去的还会被客户退回来。”

 

有业内人士分析,人工智能行业烧钱,比特大陆AI芯片想独立盈利遥遥无期,这或许是AI业务总“受伤”的原因。

 

巨头减员 猎头闻风而动

继2019年初大规模裁员后,昨日,比特大陆再度启动的人员优化计划引发业内关注。一名比特大陆被裁员工向蜂巢财经证实,裁员已经在1月6月上午启动。

 

《科创板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此次裁员系因5月份比特币减半在即、公司需精简“过冬”所致,同时也是对原董事长詹克团“业务随意扩张、资金随意使用”的一次纠偏,尤其是詹克团布局的AI业务,由于无法产生盈利,将被重点优化。自媒体吴说区块链预估,此次比特大陆裁员比例大约在1/3。

 

消息一出,詹克团发布了公开信反对裁员。信中显示,比特大陆全体员工约1300人。如果按照1/3的比例进行优化,这意味着这场裁员风暴将波及400多名员工,补偿成了该公司内部最为关注的话题。

 

吴说区块链称,被裁员工的赔偿方案为N+1与期权。职场实名社交平台“脉脉”上,已经有自称比特大陆员工的人开始讨论补偿方案,一些人表现出的不满情绪也主要集中在此,“比特大陆上一次裁员给了N+2赔偿还算良心,这次给N+1很多人就不乐意了。”

 

所谓N+1,简单来说就是企业在裁员时给员工的一种补偿方式。N就是根据员工在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每满一年,补偿1个月工资。“+1”指在此基础上多补偿员工1个月工资,“+2”即多补2个月工资。

 

知情人士透露,多家猎头企业也开始闻风而动,开始通过脉脉、电话、社交平台等渠道,与比特大陆离职员工沟通新职位。

 

员工关心补偿,比特大陆原董事长詹克团关心的则是裁员对公司的影响。他在公开信中称,这场裁员是“近乎自杀的错误决定”。

7707593860961635

詹克团称裁员是在“玩自杀”

 

2019年10月29日,詹克团被吴忌寒以比特大陆创始人、集团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削去了他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随后有传言称,詹向法院提起法律诉讼,试图重夺职位。截至目前,案件并无最新进展。但他的发声将外界对比特大陆的关注度掀向高潮。

 

两度裁员 AI均成重灾区

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在2017年的行业大牛市中迅速崛起,一度成为占据矿机市场70%份额的行业垄断者,公司人员也从几百人登上了3000多人的顶峰。

 

这家矿机生产商巨头的前后两次裁员中,AI部门每次都会“受伤”。

 

上一轮大规模裁员发生在2019年2月,当时的裁员范围包括区块链、人工智能、芯片等多条业务线。

 

界面新闻当时援引一位接近比特大陆核心层的前员工估算,初次裁员前,比特大陆有约3000名员工,其中市场、销售、行政等有约1000多名员工,矿机部门和AI部门约2000人。裁员后,比特大陆的员工总数缩减至1000多人,其中AI业务被裁人员占了多数。

 

有意思的是,此次力主反对裁员的詹克团正是比特大陆上一轮大规模裁员时的掌舵人。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詹克团从2018年11月开始担任比特大陆执行董事一职,直到2019年10月28日才被换下。该公司2018年的招股书显示,詹克团持股36%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远超第二大股东吴忌寒的20.25%。按此比例,在2018年至2019年间,当时的比特大陆实际控制人为詹克团。

9932575466538818

詹克团退出比特大陆管理层

 

当时,詹克团虽也对AI部门人员大刀阔斧地缩减过,但在他掌舵比特大陆期间,曾力主把挖矿领域积累的算力优势切入到AI领域。

 

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詹克团对外透露,比特大陆AI芯片研发人力有300人,超过比特币挖矿芯片的研发团队规模。由此可见他对AI业务的重视程度。

 

这一轮裁员风波中,被撤职的“编外”人员詹克团以反对者的表态刷了一波存在感。在看到媒体报道称“研发人员是此次裁员的重点,其中Al业务将被裁去三分之二”时,他在公开信中坚持,比特大陆应守住AI业务。

 

他认为,按计划裁掉的人数计算,一年人员成本约0.7亿美元,这笔支出,公司完全可以承受,“我们是一家高科技公司,员工是最重要的资产,现在经营团队真做出了近乎自杀的错误决定。”

 

2017年中旬,比特大陆总员工数不过三五百人,到2018年8月份涨至3000多人,也是在这一年,比特大陆将AI芯片作为全力开拓的新业务,而入职的这批新员工中,大部分都是与AI芯片研发相关的技术人员。

 

如若再精简1/3,比特大陆的人数将不在过千,兜兜转转,矿商巨头在员工规模上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以矿机养AI之路难行

两次裁员,AI部门都逃不过被精简的下场,职务暂失的詹克团又曾是主导AI芯片研发的高管。有声音认为,AI部门成了比特大陆“内斗”的牺牲品。职场争斗无从考究,AI人工智能烧钱的现实摆在眼前。有业内人士分析,投入巨大的人工智能赛道竞争激烈,比特大陆AI芯片独立盈利又遥遥无期,这或许才是AI业务总“受伤”的现实原因。

 

全球芯片产业链中,诸如人脸识别、自动驾驶、智能安防等设备对AI芯片需求庞大。市场调研机构ReportLinker预估,至2023年,全球AI芯片的规模将达到108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3.6%。另一家机构Allied Market Research的预测则显示,到2025年,AI芯片市场规模将在378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0.8%。

 

两份预测都明确了一点,AI芯片行业的市场巨大,且增速惊人。而在此领域,以矿机芯片研销出身的比特大陆算是一位跨界选手,它的对手也不再局限于币圈。

 

目前,AI芯片可以分为云端(服务器端)和终端(移动端)芯片的两大使用场景。大多研发AI芯片的公司都侧重于其中一端,英伟达、英特尔、IBM和谷歌等互联网巨头主要侧重于云端芯片研发,而ARM、地平线和深鉴科技则主要侧重终端芯片的开发。

 

这些对手,比特大陆一个也不能小觑,挤进来并跻身前列都是不小的挑战。

 

2017年,比特大陆宣布进军AI芯片行业。后来的招股书显示,AI芯片业务将是公司的战略重点,IPO的募资也将用于高科技AI芯片及AI应用的研发及扩大生产上。不过,随着上市计划的无疾而终,募资没了着落。此后的AI业务研发几乎全靠矿机盈利输血。

 

另一边,诸如寒武纪、地平线等企业则在这期间完成了数轮融资,“独角兽”都已经在资金方面作足了准备,更遑论谷歌、IBM等AI巨擘。

 

投入巨大,而收效并不明显,比特大陆“以矿机养AI”的做法也遭到内外部的双重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比特大陆以算丰为品牌,共发布了三款AI芯片,分别是BM1680、BM1682和BM1684。界面新闻援引一名知情人士说法,比特大陆的AI芯片出货量非常少,“因为芯片稳定性不够,有些卖出去还会被客户退回来。”

10501636655700342

比特大陆BM1682芯片

 

AI芯片业务在短期内无法为比特大陆贡献营收的现实下,詹克团依然认为比特大陆发展AI芯片业务的优势在于“以战养战”——即主营业务矿机销售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以支持AI芯片的发展。

 

但更为现实的环境是,比特币主导的加密货币市场正在转冷,依赖行情的挖矿产业、矿机生意自然会受到影响。如此情景下,“以战养战”的策略,现任掌门吴忌寒恐怕无法苟同,他对比特币减产持不太乐观的态度再次展现了他的谨慎。

 

在牛市中经历过快速扩张的比特大陆,也在熊市中吃过人员冗余、巨轮难掉头的亏。比特大陆的两次裁员动作也向行业释放了一种信号:当冬季来临时,巨头也要躲避暴雪。

版权信息
作者:币圈泡沫
来源:币圈泡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公众号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只为您提供客观公正有用的比特币 区块链 加密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行情分析、行业人物资讯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