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庆:比特币神话破灭,挖矿掘金灰色产业链大起底

南方传媒书院  2019-10-08  矿业/比特币矿机矿工栏目  

  

  

  ◎作者:陈安庆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1

大崩盘,郁金香神话破灭

  “比特币暴跌”和“比特币击穿矿机成本价”,两个话题近日分别登上微博热搜榜,阅读量合计接近1亿次。

  比特币矿机也随着币价狂泄,而遭遇“矿难”——部分中小型矿场无奈将矿机转卖清盘。

  由于比特币价格,已经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国内部分中小型矿场已经无奈将矿机二手转卖清盘。一年前售价高达两万一台的矿机,二手转让价仅为1000多元。

  部分小型比特币矿场的矿机废弃之后,如小山一般堆在院子里,甚至被人按照废铁的价格称斤来卖。

  亏损不少的炒家们一片“哀鸿遍野”。甚至某币圈资深玩家表示自己的资产已亏损85%以上,宣布“破产”。

  

  2010年,一份价值25美元的披萨就花掉了买主1万枚比特币,相当于一枚比特币价值0.25美分。七年时间身价暴涨400万倍,使得比特币超过荷兰“郁金香狂热”和英国“南海公司骗局”,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资产泡沫。

  独立智库——《南方传媒书院》认为,监管缺失则是导致比特币价格泡沫,不断膨胀的重要原因。另外,比特币的优点,被过度夸大产生的价值高估,以及比特币存在的炒家人为市场操控,也是比特币价格泡沫,得以长期存在的重要因素。

2

陨落的疯狂,比特币挖矿血本无归

  泡沫,总会被刺破。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比特币“老大哥”颓势影响下,其他较小加密货币跌幅更惨重。在2479个加密货币中,价格在人民币一毛钱以下的有1400个,一分钱以下的有611个。很多“山寨币”、“空气币”价格接近归零,投资者血本无归。

  比特币(Bitcoin)是一种纯P2P 的虚拟货币,作为一种新生事物,不是真正的货币和商品。2009年1月3日,名为“中本聪”的网友发明了第一枚比特币。

  

  尽管只是一种在虚拟空间中用特定算法,挖出来的虚拟货币,但比特币曾经为这些玩家们带来了巨额的收益,而围绕着这一货币,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目前,全世界还尚未被任何一个国家接受为法定货币,也不可能成为法定货币,它一没有金银为基础,也没有国家信用担保,倒腾比特币交易的人,风险非常大,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兜底保障。

  比特币“矿机”是进行比特币挖矿的设备,可以是普通的电脑,也可以是USB矿机,还可以是专业的ASIC矿机。

  比特币“挖矿”,实质上是用计算机解决一项复杂的数学问题,以保证比特币网络分布式记账系统的一致性。

  

  通俗的说吧,所谓比特币挖矿,就是只要你有一台能够正常工作的电脑,下载比特币“挖矿”软件,安装完成后,开启运行。不需要做任何人工操作,计算机按照设定的算法运算,就可以参与到比特币的发行创造过程中。

  说起来简单,但是比特币挖矿其实不容易,说白了这其实是个赌运气的活儿。只有在特定的时间内,按照规则算出正确值,才能获得一枚比特币,而目前算出正确数值,已知的唯一手段就是试错法

3

“世界矿都”川西康定—比特币掘金者的天堂

  位于川西高原深山里依河而建的比特币“矿场”,成排的工业排风扇是其标志,这里是比特币淘金追逐疯狂的“世界矿都”。

  全球约有70%的比特币产自于中国,中国大多数比特币产自四川境内——丰富的水电资源和良好的气候条件,挖矿成本低于全球大多数地区。

  

  从2008年到2018年的十年间,这里上演了疯狂的挖矿大战。在这所远离喧嚣的深山迷谷中,以万计价的比特币是个暴利行业,上了比特币这条船,就等于走上了致富路。

  国内的很多比特币“矿场”,一般依附水电站,主要三个原因,一是因为水电站电力充沛,二是临近的水资源,便于矿场使用低成本的水冷系统。三是比特币挖矿机昼夜不停运转,噪音量和发热量都相当大,设在荒芜人烟的水电站附近,没有相关部门查,毕竟安全,也好掩人耳目。

  所以国内大型比特币矿场,一般都会选择搭建在水电站办公楼附近搭建简易板房,里面林立各种电脑,挖矿。

4

小水电背后隐藏比特币矿场与矿工

  位于川西高原深山比特币“矿场”机房里的大量矿机,各种线路密密麻麻。

  在四川在康定市大渡河沿岸,有比特币矿场超过25家,每天约有60000多台比特币“挖矿机”运行。

  国内很多小水电企业为增加收入,在外输电力指标不足的情况下,乐意将富裕电力,出售给比特币矿场使用,甚至自建比特币矿产,消化多余电力以提高收入,缓解经营压力。

  

  缺电的比特币“矿场”和“弃电”的水电站,成就了四川西部康定大渡河“世界矿都”的雅号。

  人们把寻找比特币的过程叫作“挖矿”,参与“挖矿”的人,自然就成了“矿工”。从事比特币“挖矿”工作的中国“矿工”已达8.5万人,人数跃居世界第一。

  “矿工”的任务就是参与争夺记账权,24小时不停地进行计算一个数学题哈希谜题,成功的人,就可以获得全球认可的记账权,这个过程叫做“挖矿”。

  

  现在,中国只有一些大型团队还坚持“挖矿”,并通过交易平台买卖。然而,一个交易平台,需要维护一定水平的交易量,才可能生存下去,但当它的交易量大到足以谋生,却又会引来黑客攻击。

  2017年,比特币年涨幅高达13倍。这样一座“金矿”,吸引了无数“淘金者”前来挖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挖到“金矿”,“淘金者”把装备从普通电脑CPU升级成专业的矿机。

  2018年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

  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整治办填报辖内“挖矿”企业有关情况。具体包括矿机数量、耗电情况等企业基本情况、营业收入、纳税情况等营收情况,以及执行电价、场租情况等享受优惠情况和环保、安检情况。

5

比特币隐忧:洗钱、赌博、黑市、敲诈勒索、非法集资

  独立智库——《南方传媒书院》认为,目前比特币的危险在于:

1、在线博彩

2、暗网黑市

3、敲诈勒索

4、传销吸纳资金

5、本聪生意

6、非法集资

7、非法众筹

8、洗钱犯罪

  2018年6月底,欧洲警察对暗网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缉毒活动,查获了价值520万美元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资产,使用加密货币进行的非法交易和暗网活动,暗流涌动。

  比特币的匿名性,被犯罪分子利用,利用比特币进行洗钱交易、毒品武器,会对经济社会造成不利影响。

  2018年10月,比特币2000亿美元市值悄然蒸发,矿机生意也随之走低。

  

  “矿场”没给康定市地方带来任何贡献。这些矿机在当地没有任何的税收或其他费用上缴,但大量的外来机器维护人员、密集的矿机和乱拉的电线,以及矿机所产生的噪音和热,对治安、消防、环境都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地方政府,一直想关停他们。但是,国家没有明确的政策要求封禁,地方政府也无法判别他们是不是合法。

  实际上,挖矿,不仅面临政府部门变动的监管政策,同时现在因币价大幅度走低,一个机房一万台矿机每月就亏40万元人民币。比特币价格下跌,不仅“矿主们”的日子不好过,销售矿机的日子,也变得惨淡起来。

6

更大的危机——摧毁中国经济、金融秩序

  比特币的根本特征是非主权超国家性,中国政府绝不会承认其货币属性。

  如果人们继续非理性的预期和盲目的投机,比特币终将会成为一个投机泡沫。当前比特币的最大风险是价格暴涨暴跌,引发的投机风险,投资者盲目跟风容易遭受重大损失。

  比特币诈骗案频发。据报道,在香港注册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BL负责人携款跑路案,导致1000多投资者损失超2500万元人民币。

  

  同时,目前没有任何机构可以为保存虚拟货币的存储空间,提供安全担保,一旦发生网络攻击,虚拟货币持有人将面临损失。

  由于法律地位不明确,交易平台存在脆弱性,易被洗钱等非法交易所利用,比特币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并被纳入反洗钱和消费者保护法律框架。

  南方传媒书院认为,比特币更巨大危险在于,会引发市场混乱,破坏货币流通秩序,利用虚拟货币购买现实的产品和服务,间接增加了现实世界的货币流通总量,可能导致中国央行对虚拟货币总量无法控制,从而妨碍央行货币政策的实施,甚至可能导致通货膨胀。

  在实际操作中,目前对虚拟货币法律管理缺位,网络技术的不完善,可能使得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和虚拟财产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数字货币交易的盛行,让国家损失了大量税收。同时,虚拟数字货币,也降低了传统银行业影响信贷价格的能力。

  对于主权国家来说,发币权只有中央政府的央行才有发币权 ,不会允许比特币取代人民币或与人民币挂钩 。

  此前,央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称,为维护国家货币发行权,保障市场交易秩序和金融稳定,中国货币当局应结合加密货币领域乱象频发、投机盛行,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强化对各类虚拟货币的监测监管。

  注:本文系南方传媒书院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为国内知名媒体人——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院长陈安庆教授、中国第一代调查记者代表人物)

                          写于2018年11月21日 长沙

  

  陈安庆:“艳照”敲诈官员事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陈安庆:央视记者刚举报完非法采砂,砂厂老板电话就来了……

  陈安庆:史上最接地气实战采访手册—新闻记者vs门卫保安



  

版权信息
作者:陈安庆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公众号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只为您提供客观公正有用的比特币 区块链 加密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行情分析、行业人物资讯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