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三周年 都经历了些什么

阿猛先生  2018-08-07  以太坊/以太坊(Ethereum)栏目  

  1999年,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Dmitry Buterin在莫斯科成立一家科技企业,随后带着家人搬到了加拿大。2011年左右,他向他17岁的儿子Vitalik介绍了比特币。 Vitalik第一次涉足加密货币领域就是作为《比特币杂志》的联合创始人撰写比特币的相关内容;但仅仅两年之后,年轻的Vitalik就已经在该领域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打算根据他自己的理念创建一个拥有自己编程语言的区块链,以革新整个行业。

以太坊三周年 都经历了些什么

  2013年,Vitalik与以色列的Mastercoin团队(现称为Omni)合作时,建议对该项目进行一些改进,让协议更加通用化,以支持更多合约。此外,他在当时使用的脚本语言中发现了一个重大缺陷:该语言不是图灵完备的。

  虽然团队开发人员感谢他的建议,但是Vitalik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用,这让Vitalik萌生创建以太坊虚拟机的想法:

  “这个项目的目标是使用加密货币2.0,并将它通用化——创建一个完全成熟的、图灵完备(但严格控制费用)的加密分类账,允许参与者用代码写入无论多复杂的合约、自动代理(autonomous agents)以及完全由区块链进行调解的关系。”——Vitalik Buterin,2013年

  Vitalik在Bitcoin Talk和其他加密货币论坛上勾勒出他对新加密货币的大致想法后,很快有其他开发者加入进来,希望为该项目贡献自己的力量,其中包括Charles Hoskinson、Cardano、Jeffrey Wilcke和Gavin Wood。

  Vitalik曾表示:

  “从将以太坊视为构建可编程货币的平台,在上面基于区块链的合约可以持有数字资产并根据预先设定的规则将其转移,到将以太坊视为通用的计算平台,这种愿景上的微妙变化主要归功于Gavin。”

  以太坊成为了第一个拥有自己编程语言的区块链,其功能不仅仅是作为一种虚拟货币,而是一种“世界计算机”。第一个以太坊智能合约语言Serpent完全是由Vitalik编写的,但是在Augur的REP代币中发现了该语言的固有缺陷后停止使用。新一种原生语言Solidity是一种混合语言,融合了开发人员使用的所有最知名的编程语言,包含 Go、Javascript、Python和C 。

  起源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以太坊项目停留在贡献者之间的电子邮件交流中。直到2014年1月,以太坊团队第一次在美国迈阿密的海滨别墅会面,他们要在那里参加北美比特币大会。这是团队决定将他们的项目展示给整个世界的时候。Hoskinson回忆说,对于参会者对以太坊的反应,团队成员都没底,但是在Vitalik的演讲结束后,他收到了摇滚明星般的欢呼。

  “Vitalik被人们团团围住,我们花了一个小时才把他从想要问他问题的人群中拉出来。”——Charles Hoskinson

以太坊三周年 都经历了些什么

  在迈阿密会议结束之后,初出茅庐的以太坊团队不得不思考并决定,以太坊是成为加密行业的Mozilla(非营利)还是加密行业的谷歌(营利)。投票结果是8-0,支持成为加密行业的谷歌。于是团队前往被称为瑞士“加密谷”的楚格(Zug),并了解如何建立非营利性的以太坊基金会,以此来为营利性的企业筹集资金。

  早期开发者之一Joe Lubin将以太坊基金会描述为“无派别的行业机构,由多个跨领域的行业机构组成。它旨在确保以太坊基础设施能够公平独立地运行,就像互联网的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

  但是,在2014年6月,加密谷歌的路线被推翻,团队决定按照加密Mozilla的路线走下去,将以太坊项目定位为一个完全非营利性的企业。争议之下,一些核心开发人员离开了项目,其中就有Hoskinson。

  以太坊用ERC20代币将募资民主化

  以太坊在2014年7月至8月期间为其以太币(ETH)筹集资金,在总供应量为1亿的情况下发行了1140万个预开采的ETH,在ICO结束时筹集了近1100万美元。

  虽然筹款成功,但在加密货币发行的早期阶段,ICO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从零开始构建一个加密货币。

  然而,到2015年底,ERC20代币成为了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标准化智能合约,以太坊对所有以太坊合约需要遵循的通用规则做出了规定。ERC20诞生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个智能合约,发行各种他们想要发行的代币,并售出以换取ETH。

  ERC20彻底改变了ICO和银行、风险投资以及提供了真正点对点融资的众筹平台,如Kickstarter。

  它为创业公司融资提供了平台。融资一直是风险投资者们主导的领域。而现在,即使人们从未见面,依然可以捐助一个项目。

以太坊三周年 都经历了些什么

  扩容问题阻碍Web 3.0的推出 以太坊自成立以来就遇到了扩容问题。它每秒只能处理14笔交易,而Visa每秒能处理24,000笔。结果是网络拥塞,去年最受欢迎的DApp加密猫,就几乎让网络崩溃。

  以太坊准备在10月份之前从以太坊大都会(Metropolis,3.0版)向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3.1版)进行硬分叉,这将使交易更有效率并降低费用。几种扩容解决方案也正在开发中,包括分片技术和称为Plasma的第2层解决方案,其功能与比特币的闪电网络类似。

  目前,Dappradar上列出了700多个DApp,社区网站State of the DApps上列出了超过1,700,虽然其中大多数都处于非活跃状态。如果以太坊要成为“区块链2.0”,那么它迫切需要将交易处理能力提高到每秒处理数千个交易。

  基于区块链的游戏发行平台Ultra联合首席执行官Nicolas Gilot认为智能合约有能力彻底改变游戏行业,但“今年,以太坊将需要证明它可以扩容并转变为权益证明(PoS)。 2018年也是智能合约区块链竞争的一年,竞争者包括EOS、Tezos和Zilliqa等。”

  转向权益证明(PoS) 分片和从工作量证明(PoW)协议到权益证明的转变是以太坊迫在眉睫的优先事项。根据以太坊研究人员Justin Drake的说法,这两个任务已经合并为一个项目,而不是单独进行。向PoS Casper协议的转变计划在2019年进行,分片则在2020年和2021年分两个阶段实施。

  “Casper和分片合并实施是非常激动人心的,结果将会很有意思。”Gilot表示。

  在Charles Hoskinson的建议下,以太坊一直在使用类似于比特币SHA256的工作量证明挖矿算法,即SHA3。这次转变将在“以太坊冰河期”完成——在此期间,PoW采矿难度呈指数增长,到达某一程度后使其变得几乎不可开采。估计“冰河期”将于2020年的某个时候开始。

  以太坊需要在ASIC芯片(专门用于挖掘ETH的处理器)矿机主宰网络的哈希算力之前转向PoS,ASIC矿机的压倒性算力让以太坊网络感受到了威胁。

  而据最近的报道,由于进展缓慢,已经有一些对冲基金开始做空ETH。

  稳步向前

  有些人说,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以太坊DApp是加密猫,但它对区块链的发展并没有太多贡献。尽管许多公司声称已经在其行业中率先部署实施了第一个智能合约,但是很难在实际用途中发挥有效的作用。

  但是,以太坊在全球有17,000个节点运行网络,社区拥有大约250,000名成员。以太坊的网络效应[1]可能会在以太坊被竞争对手削弱之前达到临界规模[2]。

  “多年来,以太坊一直非常稳定,这是其创造者Vitalik Buterin、Gavin Wood以及其他人可以获得的最大荣誉。正是这种稳定性使得其他智能合约区块链难以挑战以太坊。” 基于智能合约的数据平台Streamr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Henri Pihkalak说道。“至于Vitalik,他是一个社会经济层面去中心化的伟大践行者——将技术控制权交还给普通民众。

  人类社会实体资产正向着虚拟资产进行资产转移,这是一个大的历史维度。在大机遇面前,看不见,看不懂,看见,来不及。这场财富运动,在于认知层面,敢参与,学习,行动的人,终将在这个阶段受益。

  我是阿猛先生,区块链早期投资人,WBF(世界区块链大会)合伙人、衡链科技执行董事,文章对你有价值和启发,欢迎转发分享,让更多人受益

以太坊三周年 都经历了些什么

 

版权信息
作者:阿猛先生
来源:数字货币观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