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lf马昊伯:现在的区块链行业没有任何用户!

小龟说  2019-05-13  人物库/区块链大小人物栏目  

  

  小龟区块链中国行由CoinAll战略支持

  小龟区块链中国行在北京两周,因为没人请我吃饭,小龟瘦了五斤。而马昊伯老板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请我吃饭的好人之一。

  我和马老板14年就认识了,但一直没有见过面。印象中,马老板是典型的闷骚程序员形象。

  见面之后,马老板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认知,明明是个币多/颜帅/大长腿的斜杠青年嘛!更重要的是,马昊伯老板我想象中要能聊,而且对区块链的认知也很深刻。

  这个采访是我强制马昊伯老板帮我完成哒,马老板本人其实很少接受采访。下面请大家看采访正文!

  

  小龟:马老板,你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马昊伯:大家好,我是马昊伯,AElf创始人。

  AELF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云计算平台。Vitalik曾说过以太坊是一个全球的计算机,但我们认为一台计算机的性能太低了,所以我们要做一个分布式的云计算平台。

  在我们看来,公链比较像传统互联网的云服务商,或者说主机提供商。使用以太坊就相当于租了一台电脑,而使用我们就相当于租了一片“云”。租完“云”之后,你得往上部署程序,这些运行的程序就是智能合约。

  我们是做底层技术的,我们认为底层技术现在主要存在三个问题。

  第一是性能问题。比特币每秒钟只能处理八九笔转账交易,以太坊只能处理20多笔,EOS最新的数据能到2000到3000笔之间。

  

  第二是资源隔离的问题。ETH和EOS这两个生态上的所有应用都是共享资源。比如以太猫游戏火爆的时候,你用以太坊转账就变得很困难。但是互联网上不存在这个问题,不会因为王者荣耀特别火,你的支付宝就转不了账。

  EOS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某个Dapp刚上线时,大量人都在玩这个Dapp,导致别的Dapp都没有任何资源。

  第三是治理问题。公链的节点都在不同的人手里,谁说了算?如果比特币诞生之前能定义好这个问题,大家就不会天天吵架了。

  我们aelf基本上就在解决这几个问题。目前这三个问题,已经有了初步的解决方案,当前aelf Enterprise 0.7.0 bet已经正式发布,我们也希望开发者们和我们一起优化和测试,如果有小伙伴有兴趣也欢迎联系我们。 具体的都可以在github上看我们的文档。

  小龟:文档是什么样的?

  马昊伯:我们文档是开发文档。

  小龟:有像需求文档一样文字比较多的那种吗?

  马昊伯:真的全是字,但是我们没翻译简体中文,因为写文档的是我们法国籍的同事。开源社区本质上大家看英文比较多,我要求大家提交文档就用英文写。

  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大部分朋友也看不懂,是因为整个区块链行业现在处于用户量较少的阶段。正儿八经的Dapp用户很少,全部都是投资人。

  小龟:都是交易用户。

  马昊伯:对,有一个道理大家都明白,拼多多的持股用户一定不是拼多多的用户。这是两拨人。

  现在的公链,在没有市盈率这一说的时候,大家都在炒概念。拿比特币举例,比特币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公司,且比特币其实是有市盈率的,只不过它的盈利能力比较单一而已。比特币的市盈率怎么计算,可以算一下比特币运行一天,究竟能收取多少手续费,然后再减去开销,比特币网络的开销就是矿工手续费。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区块链世界根本没有用户,没有用户的意思是根本就没有收入。

  大家在这种前提下都在想象未来的某种技术可以创造良好的收益,于是开始炒作概念,比如分片、跨链、扩容等各种概念。

  但炒作概念的状态只能存在3-5年。当真正有用户进来的时候,我们就要开始比拼流量了。在有流量的前提下,慢慢衍生收入模式。

  我们整个行业现在是没有任何用户的,为什么呢?因为公链太难用了。

  理论是C端和公链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以太坊现在强迫用户知道以太币,知道gas费。EOS就更复杂了,用户需要注册EOS账户,注册完之后还要整CPU……

  小龟:对,我都搞了一个多小时

  马昊伯:你是因为身在这个行业中,需要去研究它。但对于一个用户来说,用户下载完一看,太难用了,就不用了。用户并只关心是否解决我的痛点问题,不关心是中心化的还是去中心化的。

  你会发现,在基础设施不健全的情况下去发展Dapp是很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公链用户教育成本太高。

  一定要让用户花最小成本理解区块链的概念。我们思考后认为,最后只有助记词和私钥绕不过去,其他都可以通过技术的方式解决,所以我们想打造的公链底层一定是对C端用户最优。我们相信等到基础设施成熟了之后,下一个周期大家就不会炒概念了。

  如果真的存在一个成熟的公链,大家就只看你的Dapp有没有流量,有了流量能不能挣钱。而现在大部分的Dapp只是圈内自嗨。

  小龟:现在Dapp都是那种金融游戏,用户也主要想在Dapp里面赚钱。

  马昊伯:买股票的人和你说的那些玩金融游戏的人,其实是两个人群。 你向投资区块链的用户推广你的金融游戏,效果是很差的。

  整个行业如果要拓展新的用户,绝对不是通过交易所或公链去拓展,而是要通过Dapp去拓展。

  做公链的,最重要是做出一套不给做Dapp的朋友们拖后腿的东西。

  为啥要做Dapp呢?以前用户对你不信任导致的问题,都可以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解决。本质上大部分互联网业务都是在撮合。淘宝不只是撮合买家和买家吗?为什么要让淘宝挣那个钱,为什么不把中间成本降低一下 呢。做平台的核心逻辑不就是不断降低中间成本么?

  所以,我觉得去中心化还是很有前途的。比如,在中心化交易所,大家会担忧,你拿我们的币干嘛去了?交易所丢币是真的吗?而去中心化交易所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币都锁在合约里,只要密码不出问题,资产就是安全的。

   

  

  小龟:你比我想象地能聊,完美!

  马昊伯:要说清楚区块链为什么好,我自己得明白确实它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我自己做公链,不能不知道自己在解决什么问题。

  很多项目号称自己三个月上主网,大部分都在抄以太坊,抄了还不如以太坊好。

  我们的目标是去解决不给Dapp拖后腿的问题,我们也针对性进行了很多思考。我们的项目提交量一直很大,不像有些项目,急着上主网,上完就搞节点选举(锁仓),然后开始做二级市场。现在整个区块链行业,跟干微商似的。

  当年林纳斯写Linux的时候,也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但很多人都愿意在上面开发,搞开源生态。同期搞操作系统的人很多,为什么Linux起来了,核心是因为产品确实是好,而不是因为有资源会搞营销。

  我们核心要做的是,去找到真正适合用区块链系统的Dapp,跟它们一起去探索如何拓展行业外用户。

  我觉得一定要靠Dapp的运营团队为整个行业吸引新的用户,这些用户在用完Dapp之后,可能都不会去交易所去炒币。拼多多用户在拼完货之后,他不会去纳斯达克炒拼多多股票,但他为整个生态创造利润,或者说创造流量。

  小龟:你差不多什么时候开始想通公链这个事情?

  马昊伯:从做Aelf之前就一直在思考。我之前一直和别人表述的都是和Aelf项目相关的事。

  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在别人不知道行业需要什么,行业存在哪些问题的时候,单聊产品有多厉害,对方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小龟:你们主网什么时候上线?

  马昊伯:我们会有计划有节奏地一步步去完成主网的上线。虽然我们有测试网在跑,但是测试网和真正的主网还是有距离的。目前,我们的底层已经很稳定了,但是上层的经济系统建设这块,我们还在调整参数。

  我们抱着负责任的态度做这个事儿,不着急宣布主网上线这件事。而是先维持它的稳定,在稳定的前提下,一步步地开放更多功能。不是一开始就放出一个消息,单纯靠消息炒来炒去。

  单纯靠消息炒作这件事情,不太科学。

  小龟:为什么不科学,市场本身就有这样的属性。

  马昊伯:对,但核心是你不应该去照顾这些等着你消息的人,而是去照顾真正理解生态的人。如果只照顾消息面,会伤害到真正支持生态的人。

  搞一波就完事儿了,这个事情不太好。我们都在行业里呆了好久了,也认识好久了,对吧?你想想14年……

  小龟:我跟你是14年认识吗?

  马昊伯:14年时,比较火的币如点点币,未来币。点点币在14年能排前十位,未来币NXT也很靠前。

  

  我觉得NXT比现在一些奇怪的链强多了,它那时就有去中心化交易所了。后来,他们没有持续地更新和运作,NXT就慢慢地跌出去了。

  因此,整个行业没有任何的先发优势在,每隔几年,排行榜就会发生变化。

  我一直说,我们要做的事情类似Linux,任何人都可以用我们的代码。

  现在除了公有链,还有联盟链和私有链。但说实在的,我觉得联盟链和私有链它有点对不起这个名字,它们只是一个分布式数据系统。

  而一个去中心化系统,是一个要解决谁赚钱谁花钱的问题的。不管有几个人玩,都需要有一套激励系统。现在的联盟链和私有链是完全没有跑到公链的价值的。

  反过来说,如果你用我们的公链系统,你可以先做一个联盟链,然后慢慢变成一个独立的链。从联盟链到公有链,是一个特别平稳的过渡过程。而且,我们Aelf的共识可以用在联盟链上也可以用在公链上。我们底层的协议也直接支持跨链,把各个联盟链都连起来。

  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当大家都在用你的代码进行部署的时候,就会产生很多新的东西。然后,你把上层数据做跨链做交互,这样交织起来的网络,才是一个有生命力的生态。

  有一个方法可以很好地区分联盟链和公链。如果你进入一个组织,需要盖章才可以,这就是联盟链。

   

  小龟:对,需要许可,EOS也是联盟链。

  马昊伯:在EOS网络,你可以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可以在网络中投票,自主参与网络的治理。

  像许可制的联盟链,比如说好几个银行一起搞了个联盟链,你能进去吗?假如你没有相关的资质,是无法进入的。而公链生态不存在这个问题,你可以很自由地选择是否去当一个成员。

  你觉得EOS中心化,是认为比以太坊和比特币更加中心化。比如比特币,你觉得你有治理权,人人都能出块,但是实际,你真的能出块吗?你之前卖算力的,个人其实出不了块,需要连接矿池,矿池帮你出块,矿池想打包谁的交易就打包谁的交易。

  你有算力没用。因此,现在的PoW不叫PoW,而是叫DPoW,是你把算力委托给矿池,矿池帮你出块。比特币的大矿池不到十个,也就是不到十个节点,以太坊有六七个。

  你觉得自己能有很小的概率出一个块打包一个交易,你就有权利了,权利都在大矿池手里。你想想矿池不就跟EOS超级节点是一样的概念吗。

   

  小龟:你们是怎么设计激励系统的?

  马昊伯:我们只提供工具以及设计权限。 我们也有超级节点,我们第一年是17个节点,每年增加两个。而且在我们的系统里,可以动态地设计规则,比如修改某一个系统参数,我希望所有的参数都是通过治理来调整的。

  小龟:你觉得Dapp适合做什么方向呢?

   

  马昊伯:本来需要三个人干的事,现在两个人就能完成的。不需要平台方的事情都可以啊。

   

  小龟:比如哪些?

  马昊伯:比如竞猜类游戏,比如淘宝这种,平台在中间,就可以把很多利润抽走,这些都适合用区块链做。

  再比如金融类的交易所,任何资产比如债权、股权等都可以放到区块链上交易。任何资产都可以对应一个token,而这些token可以在任何交易所交易。如果区块链能把整个行业做下来,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

  本质上Dapp就是一个可以自己赚钱,然后再分配利润的模型,它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中心化融资的作用。你去找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它可以代替纳斯达克完成股票的撮合和成交,并拿走了它的利润。

  小龟:现在公链遇到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马昊伯:人才。整个行业很新,前面没有成型的东西,只能自己去探索。在这个行业做事,需要理解这个行业有什么问题,然后再去优化这些问题。

  所以,我们很难从社会上直接找到这样的人,而且公司内部需要有一套完整的体系,新来的人只能从小模块做起。虽然我们一直扩充技术队伍,但是速度不是特别块,因为找到匹配的人很难。

  小龟:好像现在大家都不太看好公链。

  马昊伯:大家是谁?大家不明白公链的核心。

  小龟:我也不知道公链到底在做什么?

  马昊伯:大家就觉得Dapp能挣钱,你公链怎么挣钱,对吧?公链本质上就像云计算一样,云计算有多挣钱呢?

  小龟:挺挣钱的。

   

  马昊伯:那不就完事了。

  小龟:阿里的云计算业务每年都保持很高的增长。

   

  马昊伯:微软自从把整个云计算业务放到一个很靠前的位置之后,它的市值有一段时间又重新回到第一了。这是一个很巨大的市场。

  公链其实是就是去中心化云。公链可以有很多的收费模型,一种是简单的付费的模型,另一种就是类似于AppSTOre的模型。

  小龟:Appstore是什么模型?

  马昊伯:在我的体系内,我通过你产生的流水赚钱。比如你玩王者荣耀,充100块钱,其中有20块是给苹果的。

  比如你是爱奇艺的会员,你用苹果手机买会员就比安卓的贵12元,多出来的12元是给苹果的。从流水上赚钱是不一样,不是你在我的服务器上跑一个月,我固定向你收多少钱这种模式。

  小龟:这种模式跟以太坊不是有些类似吗?

  马昊伯:以太坊是用户使用一项服务时,给以太坊付费,是另外一个模型。

  我们基本的模型都支持,主要看应用开发者。不同的侧链会使用不同的收费模型。

  小龟:你们有多少侧链?

  马昊伯:我们的侧链理论上是可以无限去往上挂的,但初期只有几条。主链一条,交易链一条,应用链一条。

  小龟:你们的公链是有分to B跟to C的吗?

  马昊伯:我认为公链其实就是一个to B的生意,其实本质上你的公链不就给Dapp用的嘛。如果你做联盟链,本质就是做咨询的。 

  这是两个不同的to B的生意。公链to C是有问题的,如果Dapp的用户了解公链太多细节的话,整个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小龟:好的,谢谢老板。

  

  这是我的个人微信,欢迎大家扫码加我,和我做朋友啊!

  这个是我的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必须扫码关注我,为我的涨粉事业贡献力量!

版权信息
作者:币圈美少女
来源:小龟说
区块链大小人物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测评、项目周报、人物等资讯
本页面提供的是人物库人物资讯,提供国内外区块链风云人物及比特币相关人物传记和普通百姓进入区块链的梦想与心酸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