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昊伯:Aelf(ELF)、好扑创始人

网络  2018-11-28  人物库/区块链名人栏目  

马昊伯,上海人,是GemPay联合创始人兼CTO,AElf创始人,好扑创始人兼CEO,现任好扑科技有限公司CEO。

  区块链行业专家,很早就有涉及到加密货币方面,曾任GemPay CTO、AllCoin CTO、现任中国电子协会区块链专家委员会委员。

  马昊伯在信息安全、社交网络、智能家具设备和移动互联网等领域有十多年的经验和阅历。互联网技术的深度爱好者,一位资深极客。

  在2016年创立了好扑,并获得了几千万的天使轮融资,参与投资的有:华创资本、德鼎创新、陶石资本等。

  马昊伯个人具有扎实的技术功底,并且对区块链领域有着自己深刻的理解。

  2013年,马昊伯通过新闻了解到比特币,由于是技术出身,它对比特币的接受速度很快。自此,成为了一名“矿工”,自此踏进“币圈”,一发不可收拾。在挖矿期间其结识了很多圈内知名人士,在空暇时间,马昊伯和这些圈内人士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行业动态。随着行业认知的加深,马昊伯非常看好比特币的前景,其对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之后,马昊伯与朋友决定做一款数字货币钱包—GemPay,emPay被誉为中国第一家比特币跨境支付平台。

  2016年6月马昊伯决定创办好扑,研发私有云技术为各行业公司提供区块链基础服务。



 

相关阅读:

“我不是药神!”马昊伯,行走在浮华世界的低调实干者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在寒武纪般的币圈,这句充满着哀怨,不甘,甚至绝望的话不时就回荡在韭菜的耳边。 即便是火一般的世界杯,似乎依然也带不走币圈一丝的凉意。
 
  只是偶尔,杠杆爆仓或者一把梭哈的韭菜会在顶楼的天台遇到狂押德国或者阿根廷的球迷。
 
  这一切, 马昊伯不管,因为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写十二个小时的代码。
 
  然而在区块链的世界中,还有”第二种病“。
 
  记不清是哪个月归零的“太空链” ;也不敢说下个月有多少“高TPS”公链开始ICO;更说不准明天有多少“区块链项目方的牛逼”被现实戳破。
 
  只是在“孙某某” “许某某”或者“李某某”招摇过市的今天,虚无缥缈的“牛逼”似乎已经成了区块链项目的“硬性指标”。
 
  然而这一切,马昊伯不管,因为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写十二个小时的代码。
 
  最后,在局部的范围内,闭塞成为了“第三种病”。
 
  在一眼万年的区块链界,空谈着对区块链技术的支持,却缺少对技术人才最重要的资金支持。
 
  于是币安的老赵走了,所有的项目将注册地址改为“某地区”之外的国家。 然而“地区内”的区块链技术却遭遇人才危机
 
  这次马昊伯眨了眨眼,把公司地址改成“新加坡” 但也仅此而已,因为这都不是重点
 
  马昊伯不管,他依然能呆在北京安安静静的写十二个小时的代码。
 
  我理解你,这时的你如果是另一部电影里的“姜文”你会拿把手枪顶着我的脑门大吼!“谁是马昊伯! 谁TMD的是马昊伯!你告诉我!谁TMD的是TMD你说的马昊伯”
 
  好吧!这是马昊伯!
 
  ​
 
  一个从2013年就投身区块链行业的低调的“弄潮儿”,朴实而无华。
 
  英雄少年
 
  :踏实肯干就能克服“穷”病
 
  低调,务实以及区块链人的固定作息模式。 这是一个顶着巨大成功光环,但却没被金元行业吞噬的人。
 
  早在初中,少年马昊伯就开始沉浸在他的代码世界中。 于是剧本的基调就这样默认了,一个IT宅男不断打怪升级的故事。
 
  高一获得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保送至天津大学。
 
  大学期间,研究物联网项目解决了手势识别、能耗、通信、设备适配等问题,获得全国大学生电子作品设计大赛(暨英特尔杯嵌入式专题邀请赛)二等奖。
 
  再后来马昊伯遇到了比特币与区块链,最开始的IT宅男都是宅在家挖矿的,后来跟圈内很多人都接触,包括上海的比特创业营的朋友们。
 
  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从GemPay CTO到aELF 创始人:一个IT宅男完成了职业生涯的多连跳!
 
  同样也收获了外界的认可。
 
  Gempay 的合伙人徐义吉微博在回顾的一篇文章说,Gempay 马昊伯单独开发了七八成。
 
  另外广结英才的达叔也求贤若渴。
 
  最后与帮主的惺惺相惜
 
  ...
 
  13年到现在,也许挖矿屯币能暴富,也许暴炒投机能挣钱。 在遍地黄金的行业中,马昊伯似乎选了一条最难也最有传奇色彩的路。
 
  区块链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机遇,但是马昊伯不管,他用自己的方式治愈了“穷病”。
 
  如今头顶光环的他也还是喜欢写写代码啥的。
 
  看准要害:aelf不吹牛X,只抓需求
 
  没有过分华丽的包装与演示,aelf的诞生清晰明了, 从一开始aelf就是个整体的解决方案。
 
  区块链底层技术TPS过低的问题,一直是制约区块链技术大规模商业应用的关键。
 
  不管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本质上还是停留在用一台电脑做处理的方式,那为什么不能先让一个节点跑在一个机群上?我们用的数据库都是文件型的数据库,为什么不用一些性能更高的数据库?比如说内存数据库,当信息太多的时候我再去做持久化。
 
  类比到EOS:EOS提供标准化节点,这些节点只能运行在一台服务器上,最多用满一台服务器的CPU,我们的想法是提供能运行在集群上的程序或能运行在云上的程序,由于节点具备横向扩展能力,跑在一个集群上可形成加机器。通过几个核心的记账节点建立起健壮的网络,核心记账节点之间竞争,速度越快的节点就越好,通过良性的竞争持续提升整个网络的性能。
 
  大白话讲就是:一个炉子里的柴火烧的不够旺,那么我把几个炉子拼接起来!让他们协调工作。
 
  ​
 
  原理就是这么简单,这就是aelf用来解决tps问题的计算机集群节点与并行处理算法。
 
  针对
 
  DAPP拥堵的问题:
 
  aelf希望做到的是让一个DAPP跑在一条链上,一条链就是一个场景,互相之间不影响。再往下延伸的话,就是随着云计算的成熟,aelf希望这些链之间的资源可以共享。
 
  大白话讲:叫绿豆大米不混在一起,所以熬出的粥更纯粹。
 
  ​
 
  原理就是这么简单,aelf多链结构,让一切应用互不影响,保持纯粹。
 
  针对
 
  社区的共同治理:
 
  aelf希望在用户进入aelf的世界前已经有一个确定的规则,你来玩这个游戏就要接受aelf的规则,比如aelf可能不接受分叉、这条链的发展方向由用户投票决定、可能会限制交易所等等(交易所大部分是中心化的。任意上未经aelf官方认证的链,将通过现实社会的法律方式解决),aelf的规则是所有人维护一个整体,让这条链能按照大家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是治理结构的问题。
 
  大白话讲叫:民主社会,共同治理,遵纪守法。
 
  原理就是这么简单,aelf通过是适配器与其他共识所兼容,通过代币持有者投票机制来促进链的不断进化。
 
  对于
 
  百万TPS的问题:
 
  一个应用一条链,百万tps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如果你有百万条链,每条链的tps为1,也是百万。那么单链的话,aelf希望它的tps能到2000-5000,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觉得一条链满足不了,你可以跑几条链。很多说突破百万tps的,大家就乐一乐就可以了,如果单条链的话,这个是不现实的。
 
  简单!纯粹! 没有过于复杂的逻辑,不让人云里雾里。过于实在的aelf确实不带行业中的“吹牛”之病。
 
  ​
 
  蛰伏与共存共荣
 
  :暗流后的中国区块链人
 
  跟本体网络一样,在后九四时代中,aelf也与中国区块链行业中的国家队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他们很少提起。
 
  给海南航空做过blockchain of service的底层区块链平台,
 
  给链家做积分,
 
  同时也在跟同济大学合作做区块链的测评中心,
 
  甚至马昊伯自己也是中国电子协会委员。
 
  aelf认为国家队入场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证明区块链技术的的确确能解决问题,本质上aelf还是希望按照国家的政策来处理好一些事情,aelf是想好好去推广区块链技术,让区块链可以很好的落地。尽管注册地在新加坡,aelf也为整个国内行业的发展起到一份力量。
 
  写在最后
 
  :援引一次马昊伯的访谈
 
  “国家背书的或有大企业背书的链和一个纯粹的区块链项目是不一样的,我们能做好的事就是做一个纯粹的去中心化网络。我们认为好的区块链项目即使干掉维护者网络还是可以照常运行,它代码开源且真正decentralized,aelf就是去做这样的事,我们更希望把aelf做成一个类似linux的东西,好扑则是一个红帽,给aelf.io贡献代码,大家都可以很公平地参与,哪一天不需要我们好扑了,aelf仍正常运行。”
 
  ”我不是药神“!
 
  也许他有私心,也许他就是为了“功名”,也许他也有野心!
 
  但最后大家必须知道,他一直在踏实做事!
 
  马昊伯不管!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写十二个小时的代码! 因为他有中国区块链人的梦想。

版权信息
作者:比特巴
来源:网络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测评、项目周报、人物等资讯
本页面提供的是人物库人物资讯,提供国内外区块链风云人物及比特币相关人物、全球区块链人物排名等人物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