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BUMO(布币) > 正文

BUMO郭强:通证经济里,制度设计比token更重要

辛夷  2018-10-31  BU/BUMO(布币)栏目  

  文章内容来源于起风财经视频栏目《区块链名人堂》对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的专访。主持人:起风财经高级记者 兰琳

  文章转载自起风财经 作者:辛夷

  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在《BUMO郭强:通过DAC建立一个通证经济的新范式》中重点分享了DAC的设计方法、核心要点和运行逻辑。简而言之,DAC由底层链、通证和社群三个核心要素构成,是一种由众多参与方通过数据确权的方式,形成一种公平、自由的协作关系,从而可以实现自运行的组织生态。

  和传统互联网语境下的IT方式相比,DAC以合作代替竞争,剔除了中心平台的垄断角色,摒弃了流量变现的商业模式,不会更没有必要追求盈利的结果,这一些几乎是区块链“反直觉”的集中体现。

  “ 在郭强看来,区块链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大多数人因为不懂而试图用过去的经验去描述,这就如同用“四个轮子的马”来形容汽车一样荒谬。因此,为了对区块链这场生产关系革命形成更为准确而深入的理解,建立新范式就显得十分迫切。 在本期《区块链名人堂》中,郭强将从设计DAC的初心出发,深入探讨DAC乃至区块链当下面临的外部生态和发展前路,更会针对当下真实的产业问题,现场运用DAC的设计原理,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第三代区块链

  “大家不要光去讲伟大的概念和理想,更应该从小事做起”

  主持人:您作为DAC的设计者,是不是追求盈利的?

  郭强:这就涉及到一个初心的问题。创始人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是因为创始人可以做第二个中本聪,拥有2009年的比特币,后面我们都知道,到2017年的时候比特币已经翻了几百万倍。

  但这个并不是鼓励大家去炒币。比如说我是个技术公司,帮助了一个DAC社区去开发技术,那么当这个社区长大了,我就可以通过我拥有的便宜的Token获得这个社区的数据;而我通过这个数据,又研发了一个非常好的人工智能供应链系统,这件事就很有意义,它跟炒币没有任何关系。

  总之,我通过激励获得的收益,不一定是货币,它可以是一种荣誉属性的收益。一个DAC生态中的Token就像人的激素,比如跑步后分泌的内啡肽,它不是钱,但它代表了一种快乐。将来我们的很多回报激励,可能都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想象的状态。

  主持人:我相信中本聪也不是说要追求某种经济回报才发明了比特币,但是比特币最后被物化成了钱。您是否担心过DAC在大众眼中,最后变成了一个被炒作的东西?

  郭强: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先说中本聪,其实他在白皮书里希望做一个现金属性的“电子现金”,但是他没成功,他其实做成的是有储备属性、资产属性的“电子黄金”。因为资产是可以被炒作的,如此一来就产生了很多模仿者。

  现在公认的第二代区块链,也就是引入智能合约的以太坊,它的创始人V神最初也希望做一个世界计算机,希望能通过区块链去解决很多问题。但以太坊也失败了,它最后成了发山寨币的机器,它没有原生社群,没有DAC。

  所以我们的初心是什么?我们并不是要去取代银行、取代国家,而是想颠覆过去的公司概念,所以我极大地缩小了DAC的边界。让这个被重新定义的DAC,去执行一个很简单的商业任务,比如新零售、旅游,这种很小很具体的事。这不比V神、BM讲的区块链的那种伟大的未来,其实它还很小。

  到区块链3.0时代,我们应该去做一些可操作的小事,互联网无非就是从“好123”、雅虎开始,一点点发展起来的。所以大家不要光去讲伟大的概念和理想,更应该从身边具体的应用场景出发。

  区块链不是技术问题

  “用操作系统和APP去类比区块链,就像用‘喷火的马’形容汽车一样荒谬”

  主持人:有人说底层链相当于一个操作系统,上面的所有建设就相当于APP。但现在操作系统都还没有完善,APP就已经发明了一大堆显然是不科学的。所以我想知道整个DAC在设计的过程当中会遇到什么问题?然后它怎么去攻克这些问题?

  郭强:其实你说的这个人的观点是非常落后的。

  其实我们可以看到软件的发展阶段。首先是传统IT时代,也就是操作系统上面跑APP。但到了互联网时代,已经不是简单的操作(系统)和APP的逻辑关系了。比如一个微信功能,一个程序员可能一下午就写出来了,但微信的活力在于它里面的社交关系,不在于它的功能。时至今日,再用操作系统和APP的比喻已经不合时宜了,那是30年前的思维了。

  主持人:但是大家对公链很悲观。

  郭强:其实公链不是个技术问题,也不能用操作系统这种比喻。

  就是说当一个新事物产生的时候,你要重新定义它的概念跟逻辑,不能用过去的概念和逻辑去表达。就像我们在描述汽车的时候,应该讲它有四个轮子,有一套悬挂系统和发动机。而不能讲它是一个喷火的、带轮子的马,或者是一个不吃草、喝汽油的马。

  所以,把区块链这种新事物用过去IT时代操作系统和APP的概念去做类比,这个错误其实就跟“喷火的马”一样荒谬。新的概念不被建立,就没法进行科学创造。

  其实区块链不是个技术问题。现在很多做公链的人都在不停的改变性能,这都是在模仿过去操作系统的做法,这些人全部都会失败。互联网时代,为什么马云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人会成功?因为他抓住了互联网能够解决商业问题的本质,他让一切生意变得简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所以他才发明了新的电商玩法。

  主持人:区块链不是技术问题,但是它存在技术问题。

  郭强:它的技术问题就是很重要的,但是它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其实以太坊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它的技术,它最大的问题在于完全无法帮助另外一个Dapp形成自己的DAC。它可以作为一个自组织的、新的、活的,另一个比特币般的存在吗?不能。以太坊只有投资人,这些人甚至连投资人都不算,都是些投机分子而已,就是韭菜。所以我认为以太坊在这点上是非常失败的。

  所以我认为技术问题一定要解决,但是纯粹靠技术问题去解决区块链问题,这个方向是不对的。

  监管从来不是问题

  “如果区块链还在制造混乱,用不着监管了,你们自己就完蛋了”

  主持人:如何看待DAC的制度监管?

  郭强:其实任何国家政府都不会去阻碍技术的进步。就像当年的核能,它很危险,但是大家还是去利用。用技术创造更好的未来是人类的天性。

  美国国会做听证会的时候,它的大宗商品交易所的主席讲了一个很有水平的话。他说,“我虽然搞了一辈子金融,但现在岁数大了,没法判断比特币、区块链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我儿子在玩比特币,年轻人所接受的东西一定代表未来”,这就是一种态度。

  之所以现在大家感觉监管非常糟糕,是因为作为第二代公链代表的以太坊,完全没有做出太多贡献,不仅如此,它还制造了很多麻烦。所以那么接下来的第三代区块链,如果你做更好的技术却还是在制造混乱的话,那么监管一定只会变得更严。

  第三代区块链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一定得有一个商业落地场景,一个看得见的东西。讲了那么多制度设计,如果还是不能实现协作,互联网所解决不了的问题依然存在,然后你们还可以通过它发币、炒币,它用不着监管了,自己就完蛋了。

  主持人:现在的监管状态影响到DAC了吗?

  郭强:完全没有影响。我们在跟国内外的一些监管方做沟通的时候,发现大家对这个技术都是抱有期望的。

  这种态度并不是说我在里面用了Token,我就一定会去炒币。根据DAC的整个逻辑体系,大家能够去解决过去解决不了的问题,能够给民众制造新的福利,这就是区块链技术和其商业模式创新的发展方向。

  我们需要更多的从经济学、社会学的角度去理解、建构区块链的很多基本原理和概念。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从来不认为监管是一个问题。

  “课后练习”

  “区块链 溯源”行业的DAC解决方案

  主持人:最后给您出个题,学以致用。根据起风财经之前采访,现在区块链溯源企业普遍面临一个问题。单纯采用“To B”方式卖系统卖不动,必须找到一个新的流转方式使其产生更多价值。请您用DAC的方式,给“区块链 溯源”支个招。

  郭强: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其实现在除了供应链金融之外,提的比较多的就是溯源。

  我们首先要知道,溯源最后要解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假设是确保产品质量,吃上放心菜、喝上放心奶,这本质上是一个社会学的问题。然后,我们要知道人为什么要造假?造假的代价是什么?不造假的人又能获得什么样的激励?

  弄清楚这些之后,再去看怎么用DAC利益博弈的制度设计去解决这个问题。最终目标是让大家能够达到一种,即便所有人都是坏人,但大家却依然能做出最好的选择的效果。

  主持人:具体描述一下。

  郭强:有一个很著名的原理叫“观察者原理”,这个原理是说当你干一件事的时候,处于被人盯着和没被人盯着的状态中时,结果是不一样的。所以,可以在里面设计一个角色,它的作用就是去盯着人不要去卖假货,并且从其中获得奖励。

  除此之外是赋予顾客权利。在互联网时代,顾客的权利实际上是被提升了,现在你就要去利用这个东西。也就是说,当顾客的投诉能够产生回报的时候,顾客就会对自己的产品斤斤计较。比如一旦一个顾客发现自己的产品是有问题的,就可以把压在生产者那里的一定数量的Token,立刻转化成他自己的奖励。

  总之,从DAC的角度来看,你会发现溯源并不是把一个生产过程的数据记在区块链上就能得到好结果,而是要通过区块链去设计一套制度,这个制度让参与整个产品生产、流转和消费的过程被大家互相看着。如果我做了品质很高的产品,消费者就不要嫌贵;如果你消费者觉得你享受到的服务有问题的话,揭露问题也要得到回报;然后中间的任何一个环节的人,都是互相牵制和制约的。

  主持人:虽然我作为消费者,我其实并不想得到这个Token,因为我只有发现假的东西才能获得奖励。

  郭强:有人会,就跟拼多多一样,对吧?

  总结一下,我们讲通证经济其实是为了订一套新的范式。现在一提区块链,大家都爱提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其实我更愿意去提道格拉斯·诺斯的制度经济学。我希望我们能利用区块链的这种制度经济学的设计能力,让人类第一次可以设计一个不依赖主观意志去操控的,公开、透明、公正的人与人之间协作的体系,这个是区块链带来的最大价值。

  所以过去很多心理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所设计的理想模型,现在可以通过区块链去大规模的实践。溯源、供应链金融,其实都可以通过一些教科书式的博弈论和理想模型去找到解决之道。

  制度设计比币要重要。通过制度设计不仅容易让一个商业项目落地,还能促进监管。

  希望区块链最终能真正改变人类社会的发展。

版权信息
作者:辛夷
来源:BUMO社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测评、项目周报、人物等资讯
本页面提供的是BU人物资讯,布币BUMO致力于开发新一代基于价值的网络,使数字资产能够自由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