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BUMO(布币) > 正文

BUMO郭强:通过DAC建立一个通证经济的新范式

辛夷  2018-10-30  BU/BUMO(布币)栏目  

  文章内容来源于起风财经视频栏目《区块链名人堂》对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的专访。主持人:起风财经高级记者 兰琳

  文章转载自起风财经 作者:辛夷

  关于通证经济,链圈有一句调侃——它就像幽灵,人人都知道,但却没有人见过。

  “ BUMO的联合创始人郭强认为,这是因为币圈的人不在乎,而链圈的人又没有真正的理解过,“链圈的人习惯于把它当作IT工具去用,这些人都没有入门”。

  为此,郭强引入了制度经济学的视角,并在DAO的基础上提出了和产业结合更加紧密的DAC(分布式自治组织)概念。而这种以利益博弈为内核的“活的”产业生态系统,已经在新零售领域有了扎实的尝试验证,或将成为区块链从技术走向应用的一条通路。

  在本期的《区块链名人堂》中,郭强将结合具体案例,详细介绍DAC的设计方法和内在逻辑,更希望借此去引发对区块链“反直觉”之处的探讨与总结。

  区块链变革生产关系

  “现在的生产关系,已经适应不了生产力的发展了”

  主持人:为什么会加入区块链?

  郭强:从互联网发展的规律来看,前30年的互联网主要是信息互联网,信息在网络上自由传递;伴随最近几年区块链的兴起,互联网进入价值互联网,即价值可以在网络上自由流动和传递,这是非常不一样的。作为投资人其实会发现,上一轮信息互联网已经进入尾声,投出有爆发性的独角兽越来越难,因此,关注新赛道和技术就成了必然之选。

  毫无疑问,区块链就是一个很大的赛道,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平台性的技术,我希望在它上面建立很好的生态,这是非常大的产业机会。此外,其实很多新兴技术和区块链都密切相关,典型的例子是大数据,其在使用过程中有诸多问题,比如Facebook的隐私保护丑闻。大数据需要一些新的逻辑和做法,而区块链就很有可能是解决之道。

  主持人:区块链和大数据、人工智能之间的关联是什么?为什么区块链没有先于它们火起来?

  郭强:技术的规律在于它不会单独产生。技术一定是将过去已有的技术做各种新的组合,继而螺旋式的上升。大数据和AI都很有前途,但这两个主要赛道在深入用户生活的发展过程中已经有了很多问题,如果想要继续发展,都会需要区块链的价值。

  区块链没有率先发展的原因在于,区块链想改变的是生产关系,它并不是一个直接的生产力工具,这是非常反直觉的一件事。

  主持人:您在俄罗斯“面壁”得出的就是区块链改变生产关系的结论,具体应该如何理解?

  郭强:人类历史有几次重要的因为生产力发展,从而导致生产关系变化的案例,最早是从农业社会开始。

  当人类从最开始的狩猎、采摘进入到农业社会之后,人类开始需要在一个地方定居、种地。当人们居住在一起的时候,又需要去管理。因此,古代的帝国,无论是西方的罗马帝国还是中国的秦汉帝国,都会让生产大规模的普及。

  回到之前的问题,并不是没有了这样的生产关系,某个技术本身就不存在,而是说我们通过几十年的IT和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到了一定水平,它迫切需要新的生产关系来促使这些技术进一步大规模发展。

  主持人:网络时代的生产力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为什么现在的生产关系已经适应不了这种变化了?

  郭强:其实网络时代是用算法和算力推动人类进步的时代,我们的芯片越来越小、算力越来越强、网络规模越来越大、节点数量越来越多。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过去工业时代产生的各种设计,在网络时代并不一定非常适用。

  举个例子,国家为什么成立互联网法院?因为在网络上,每年的版权纠纷就有上百万起,如果这些纠纷都要通过法院去判,法官就累死了。互联网法院的存证判决,实际上引入了大量的自动化的解决机制。这些都需要通过一些新制度设计,去适应算力、算法、大数据爆发的新经济时代的新生产关系。

  通证经济新范式

  “假如你相信了一个公平、自由的共识,你就有可能产生DAC”

  主持人:您之前提到,凡是“互联网 ”解决不了的,“区块链 ”可以解决,如何理解?

  郭强:现在生产力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快速的状态,这是因为人类是一个社会型组织,我们迫切需要制度设计取得新发展。区块链在产生新的组织设计方面,会发生更多的作用,事实上,它本身的技术其实也是为此而诞生的。

  具体来说,区块链没有任何计算、任何员工,它的资金资产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转移,它产生的这种新组织形式很有意思。

  主持人:“DAC”就是这种新制度设计,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郭强:DAC是区块链领域中一个被公认的概念,叫“分布式自组织机构”,是EOS的创始人Daniel larimer(BM)最早提的,实际上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V神)更喜欢用“DAO”这个词。

  其实这两个词在早期的时候概念是一样的,比特币就是分布式自组织机构。但是我个人把DAC的概念进一步做了边界限制,让它具体化。这是因为在你讲一个组织的时候,如果泛泛谈制度设计会非常空洞。至少在描述一个项目的商业落地时,不需要那么大范围的去看。

  主持人:请您通过一个具体例子讲一下,DAC到底是什么?

  郭强:以一个新零售项目为例。大家知道街头有很多小店,如果它们能变成一个平台,就有能力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具体做法是先对数据进行确权。

  顾客在交易时会产生数据信息,能说明这个顾客是男是女、买了什么、什么价格、上午买的还是下午买的,是不是复购等。这些很有价值的数据从前都被淘宝那样的大平台攫取了,顾客和小店都没有拥有这些数据的权利。接入区块链后,这些交易数据就会上链,然后顾客和小店获得代表数据权利的Token。

  如此一来,顾客就可以用这个积分性质的Token获得折扣;而对于小店来说,拥有数据权利则有利于以后的供应链运作和金融服务提供。蚂蚁金服为什么这么火?其实它用的就是淘宝的数据。所以假设小店也有了这些数据,它们就可以像蚂蚁金服一样,通过挖掘这些数据获得巨大收益。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Token就会有价值,这个Token越有价值,就会有更多小店愿意加入联盟,这个联盟就是一个DAC。

  主持人:从收集数据这个行为来看,不少零售大平台都一直在尝试,相比而言,DAC的优势是什么?从现在的经验来说,具体怎么操作这件事?

  郭强:零售大平台遵循的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的一个专属产物就是“平台”。平台固然有价值,但是当互联网进入到分享经济时代,在很多领域形成平台的经济代价变得越来越高。免费,甚至补贴,都无法再轻易“烧”出一个有价值的平台。

  从新零售的操作来说,传统互联网巨头平台是从流量角度去考虑问题的,它们把这些顾客和小店当做流量,最终把他们变现。转化率的高低决定了利润,利润又决定了价值,但这件事也是有成本的。

  一方面流量成本很高,另一方面线下的转化率也没有线上转化率那么明显。为什么过去的组织架构最后都崩溃了?因为没有好的制度设计,只剩下“烧钱”去维持平台运转。

  然后再看DAC模式,它是小店、顾客、供应商,还有将来利用这些数据的大数据公司所构成的新生态,这个生态的权利不属于某个公司,而是属于群体。群体又因为共同拥有这些数据并共同挖掘这些数据的价值,从而形成一种协作关系,而不是基于转化率的竞争关系。

  就跟比特币一样,矿工为了记账需要自己去买服务器,成本是由大家共同分担的。这些小店也是一样,它们不需要一个大平台去汇聚流量,而是把自己的“涓涓细流”拿去跟别人分享。

  这个分享的过程并不需要你把流量给我,我给你钱,而是说数据由我自己控制,又因为我跟别人分享了,所以这些数据将来产生的收益是会回馈给我的。这种回馈不一定是现金的回馈,很有可能是做生意的便利,比如供应链、折扣、金融服务,这样的话,它就相当于自组织状态。

  主持人:在这个新零售的例子中,小店本身是不是有被改造的需求?

  郭强:小店过去被改造过很多次,但都是用IT手段。这种做法对大企业跨公司提升供应链效率效果显著,但对小店作用不大;此外,小店对流量也很矛盾。它们一方面有天然的流量,对从淘宝获得有额外成本的流量并不敏感;但另一方面,如果它们想进一步为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没有庞大规模的用户流量做支撑就无法实现。

  现在换一种玩法,用区块链达成一个共识——大家组织起来就能获得金融上的服务。而且这种服务不是通过淘宝去做的,你们不会被封号,不会被不公平对待,不会被中间商赚取百分之好几十的差价;而是通过区块链公开、公平、公正的去记录数据,并且保证这些数据将来都是你们的,参与方可以公平、完整的获得这些好处。

  假如你相信了这个共识,你就有可能产生DAC。

  自组织是未来的方向

  “DAC是无主的,本身不讲究盈利”

  主持人:DAC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郭强:一个DAC实际上是由很多利益相关方去进行协作,并通过一个博弈关系去达到稳定状态。为了达到这个状态,DAC需要有三个要素。

  第一个要素是链。如果没有链,你不能保证你的制度设计是公开公正透明的,你会作弊。比如,由“人治”的中心化机构发Token,它们可以超发、自己定玩法、朝令夕改。但是你把它记到链上之后,一切通过智能合约定好的规则运行,任何人不可篡改。就像比特币一样,虽然矿工之间互相竞争,算力不停增长,但谁也破坏不了2008年中本聪给比特币设置的最基本的规则。

  第二要素是通证。这个通证并不是大家去炒币,它实际上是一种权益、一种价值符号。所谓价值互联网,你把人们都协作起来,然后大家数据确权,共建共享,你总要给他发一个“证书”,这个证书就是通证。只不过现在的通证表现为一个字符串。

  第三要素是一个价值共识的社群。这个社群的特点在于你随时可以加入、退出,你是自由的。并不是像过去的股份制公司一样,加入和退出都需要其他董事和股东的同意。区块链是不需要的,比如比特币,你随时买矿机就可以去挖,你不挖就把电源一关或者把比特币一卖就离开了。

  可以说,这种高度流动性的组织一旦形成,它所解决的问题是非常巨大的。如果我们能设计一个好的制度,能让一些彼此竞争的市场关系互相协作,这种自由所带来的组织,往往是非常的结实跟强大的。

  主持人:大家对于激励最大的质疑点就是它似乎不能导向盈利,DAC如何解决盈利?

  郭强:对,所以这个是非常颠覆的概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建立一个通证经济的新范式,这个范式里的一个关键概念就是DAC。

  为什么现在的公司制度会往DAC去演进?是因为互联网这么多年的发展,导致大家的协作发生了很大变化。V神把DAC这类组织形式类比成城邦。城邦为什么要盈利?城邦就是为生活在其中的人提供服务的,大家共同的生存繁衍就够了,并不需要盈利。

  过去工业时代的公司之所以要设计盈利体系,实际也是一种简单的经济激励模型,它主要是为了获得投资回报,为了让过去的协作能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之下运转开。

  但是我们发现在互联网时代,网络时代,你涉及到的节点动辄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规模,你还通过简单的投资回报设计让大家协作起来,效率太低了。

  更好的方式就是区块链,我们通过一种类似金融的升级版——Token的价值确权,用新的激励机制让大家自发、自由的协作。相当于城邦,如果你相信这个城邦有希望,就加入。

  也就是说,将来还会有很多DAC互相竞争,而其中制度设计合理、协作关系顺畅的DAC会长成巨大的平台。只不过它这个长大的过程,不是过去公司制的做法。它不需要盈利,它的重点实际上是自组织,这是未来的方向。

  主持人:我们这么多年说实在的,已经习惯用盈利来衡量这件事情的价值了。我不知道您在具体去推行这个东西的过程当中,会不会有合作方直接来质询您,如果您不给我讲盈利的这个故事,我还要不要跟你合作?

  郭强:是这样的,DAC因为是无主的,本身不讲究盈利。但是参与其中的利益相关方,比如小店,比如将来利用小店的数据去做AI的公司,他们就跟挖矿的矿工是一样的,这些参与方实际上是盈利的。

  这些人是必须得有激励,他们需要各种各样的好处。

版权信息
作者:辛夷
来源:BUMO社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测评、项目周报、人物等资讯
本页面提供的是BU人物资讯,布币BUMO致力于开发新一代基于价值的网络,使数字资产能够自由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