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区块链向“左”、开源向“右”

商坛论衡  2019-01-11  区块链/区块链Blockchain栏目  

  

  为何区块链向“左”、开源向“右”

  ——创新精神需要通过以正理企补钙

        公众微信号zhq540605

  前一阵子因为各种虚拟货币的被热炒,不少商家蹭互联网金融热点,使得区块链概念得到了一次大普及;这一阵子,又因为红芯国产浏览器事件曝光,露出开源代码的端倪,只不过商家对开源的通用性讳莫如深。同属于互联网技术的基础性开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区块链向“左”、开源向“右”的现象?有媒体告诉我们,那是对科学精神的无视,可谓切中时弊。不过在笔者看来,这更与创新精神缺钙有关,需要通过以正理企弥补。

  厘清科学与创新精神   

  能够打着“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的旗号C轮融资2.5亿元,不能说红芯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操刀者们不懂科学;然而,“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蹬鼻子上脸的“造假”则明显不正当。这就表明,在管理中仅仅强调科学是不行的;诚如有媒体所指出的那样,造假和浮夸公然无视科学精神,不能辨识造假和浮夸则是科学精神的严重缺失。在这种情况下仅仅推崇管理科学,把创新当标签,就很容易导致创新精神缺钙。

  的确,“科学”与科学精神不是一回事;同样的,创新与创新精神也不尽相同。在企业经营管理中,只要结果不管过程的思维惯性往往只重视前者而忽视后者。殊不知没有后者,前者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当市场竞争以创新取胜成为一种趋势之后,对创新精神暧昧而又想坐享其成,往往缺乏人文精神,急功近利而左摇右摆,即所谓缺钙。区块链、开源门径设立的初衷都充满人文精神,其魅力与日俱增。区块链的研发,是想将网络世界拉回到一个去中心化的平等体制;它同时又是去平台化的,是对现实世界公平、民主化的一种新尝试。而开源就是开放源代码,其软件源代码是开放、免费、共享的。其中的“黑客”作为人类信息文明开疆拓土的勇士,不乏理想主义色彩。

  企业管理自身也是一样,强调科学管理,进入管理科学的境界无疑是好事;然而如果只要科学工具不管科学精神或者人文精神,那至少是蹩脚的。为了盈利将创新作为一种捷径或者跟风炒作,这种蹩脚难免会表现出一种实用主义的倾向,区块链向“左”、开源向“右”就是如此。比如“深圳有为科技承办的首届互联网 区块链创新与发展峰会现场,在线观看突破50万 ”,颇能吸人眼球。而开源只是行业内部的约定俗成,外行不一定了解,所以“红芯”抄袭开源的浏览器Chromium,可以连内置的文件名和LOGO都懒得修改。问题在于市场中逆选择的存在,与吹嘘忽悠能带来的巨大收益相比,企业管理人文精神的缺失往往微不足道,所以不少企业在造假曝光后总是归之于运气不佳。

  不久前美国商务部曾经向中兴通讯下达时间长达7年的禁令,引发了国人对于“缺芯”与“缺心”的思考。没想到,中兴通讯遭遇的禁令刚刚被有条件的被解除,“缺心”的问题依然没有被痛定思痛,甚至连“缺芯”也可以加以利用。“红芯”站在巨人肩膀上搞了点创新,然后在产品宣传时随便找块粗布把巨人遮盖起来,直接宣宣称自己为“中国原装”的浏览器。难怪有研究者质疑,如此粗糙的造假手法,还能一路过关斩将、堂而皇之地骗到冤大头,如果其中真的没有任何利益输送的话,那就是我们的环境存在大问题,保不齐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红芯站起来。由此看来,弥补管理科学的不足,在企业管理中进行人文精神的补钙,即倡导以正理企绝非只是一个书本上的国学问题。

  反思巨人与以正理企 

  从字面上可以看出,以正理企有着浓厚的人文精神特色。虽然可以将以正理企视为道家以正理国思想在当代企业的一种映射,颇能体现东方传统文化,但是在其蕴含的公平、公正的内涵上,与西方文明是一致的。在以色列学者阿维夏伊玛格利特所著《正派社会》一书中指出:我们亟待建立一个没有羞辱,让人体面、有尊严地生活的社会,这便是正派社会,也就是文明社会。对区块链、开源门径的正确运用,都应当体现这种共同诉求。

  以正理企之“正”指的是“道”,即事物的内在规律或者发展趋势,与名正言顺之类的正宗权威没有必然的关系。相反,它强调以人为本,服从真理。从这个意义上讲,有媒体批评红芯不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蹬鼻子上脸虽然很形象,却不一定确切。因为开源的形成没有像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巨人背书,起初多为名不见经传的黑客中的小人物发起。只是其逐渐形成了一种正向闭环:行为系统越来越优化,抵制负面行为的能力越来越强大。这就不容小觑,涉足于这个行当就不能不心怀敬畏。以前相关部门在科技项目管理上对开源意义认识并不够,认为基于开源软件修改的就没有技术含量,多少含有误导的倾向。好在目前已经有重点研发计划,直接支持开源软件和相关生态,这也是对以正理企的鼓励。

  在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的国策统领下,以正理企并非另搞一套;而是将以德治企与依法治企有机结合在一起,并且在道德管不了、而又没有强制性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发挥作用。红芯在造假曝光时辩称,当今软件业建立在开源代码上,“抄”开源代码再正常不过。尽管目前确实没有针对开源的法律,但是有开源组织阿帕奇的协议之类的行业惯例存在,比如要求使用者将协议留在自己的代码里、不能抹掉几行就全部当成自己的、即使基于源代码做了扩展也应该把相关协议附上去。全世界有几千万程序员在使用开源代码时都遵循类似的开源协议,共同以契约精神来维持行业秩序。尽管不能将红芯的造假等同于汉芯的欺骗,但人们有理由质疑红芯的抄法是否光明正大,就是呼吁它能够回归以正理企的正确轨道。

  在道家那里,以正治国是与以奇用兵相对而言的;然而不能由此推论以正理企只讲正,不讲奇。以正理企并非不讲策略,而是在布局未来中实现奇正的相互转化。以正理企在创新上重视正面攻坚,强调实质性的进步;但那既非什么赚钱干什么也不是炒作热点。在国人对“缺芯”的关注中,阿里推出了叫做“平头哥”的芯片公司。马云的回应是,“今天宣布肯定是准备了很久,阿里巴巴在芯片方面的努力已经是五年了,这个不是今天芯片出问题了大家跳进去,那就麻烦大了。”在别人看不起、看不上甚至看不惯的时候倾力经营,无疑是在出奇;而其价值逐渐显现,受到普遍追捧时,这种奇就会被认定为正。事实上,无论是区块链还是开源,都是早期默默耕耘的结果,也算是出奇制胜。

  定义自主与正向闭环 

  以正理企虽然是一种重要的理念,但其本质上是一种实践,意在实现上面提到的正向闭环。即使为了追求一种正面结果,也应当防止使用负面系统。这当然需要在具体的管理行为中进行利弊的权衡:其中的“利”自然是企业所获之利,需要在商言商;而其中的“弊”并非仅仅针对自身,而是指一定的商业行为可能会给社会或者其他利益主体带来的负面影响或者相关伤害。唯如此,才能通过以正理企完成为创新精神补钙。

  处理好自创与众筹的关系,善于利用社会资源。自主创新是相对于技术引进、模仿而言的,意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然而不能说所有的自主知识产权都是全链条自创的。打破企业边界,善于利用社会资源,是包括华为在内的成功企业技术领先的一条重要经验。在创新中对社会资源的利用而不是套取,不是自己愿不愿意的问题,而要看自己是否代表了正确的方向。以正理企不是自封的,需要通过得道多助形成一种正向闭环。具有基础性质的创新往往工程浩大,非单个企业力所能及;单个企业受到认识的局限,在自我感觉良好中往往在实践中捉襟见肘,善于利用社会资源正可以取得兼听则明的效果。开放源代码运动的主要领导者之一雷蒙德有句名言:“足够多的眼睛,就可让所有问题浮现”,从而更容易自我完善。

  处理好自助与交流的关系,与开源文化共振。如果说开放源代码有利于对社会资源的正面利用,那么其简称“开源”就有了哲学意义,由此导致开源文化的出现毫不奇怪。而共振就是对互联网共享精神的积极回应,表现在企业内部就是群策群力,在员工创客化中形成合力。员工创客化当然需要员工在创新中自助而不是处处向上级要点子、要办法;但是在以正理企中,也不能把员工创客化搞成分灶吃饭的各自为政,普及开源文化是必要的。比如教师以互联网为媒介共享课件、协作开发课程、交流教学心得,以期能够为教学带来一个更高效、更先进、更丰富的教学体系——开源教育。解决互联网上分散合作的可能性,形成一套对员工有益的系统无疑有助于迸发创新精神的火花,彼此相互促进。

  处理好自尊与格局的关系,扎实开拓正向闭环新维度。通过以正理企为创新精神补钙,当然也需要不甘人后;然而所谓“人后”是相对的,就人类知识的继承性而言,任何创新都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即步巨人之后,没有必要像红芯那样“在产品宣传时随便找块粗布把巨人遮盖起来以凸显自己”。也就是说,在创新领域业已形成的正向闭环里跟进无损于自尊;如果为了所谓的自主而抵制业已形成的正向闭环,那么面对的将不是某一种行为的纠缠,而是全部生活习惯的抵制。实际上,承认别人智慧的价值,可以更好地体现以正理企的格局。而且在业已形成的正向闭环里增加新的维度,同样可以掌握主动权。比如谷歌开源了安卓系统后,又在安卓上预装了浏览器、日历、地图等等,带来可观的流量。相对于竞争对手而言,开拓正向闭环新维度有利于实施降维打击;即使产生“颠覆”影响也是正当的。

    谢谢关注《商坛论衡》公众微信号zhq540605     

版权信息
作者:张华强
来源:商坛论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作者进驻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btb8.com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新闻、技术教程、测评、项目周报、人物等资讯
本页面提供的是区块链观点资讯,区块链(Blockchain)是比特币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去中介化的数据库。